<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 > 學術前沿 > 學界熱點 > 正文

        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關系研究

        復旦大學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院長  郭蘇建

        【摘要】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的實踐與理念比翼齊飛。六次產業的核心內涵是融合和創新。社會治理是指多元主體之間的合作、協商、共治。通過對淘寶村和互聯網知識社群案例的量化實證研究和分析,論證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的相互關系。六次產業的發展完善了社會治理機制,為紓解社會治理體系性困境提供了理念引導與實踐支持;社會治理能力和體系現代化為六次產業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社會條件、優質的人力資本與良性的社會資本。對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關系的研究剛起步,文章提出的觀點為學術界對該領域進一步深入研究提供啟發。

        【關鍵詞】六次產業 社會治理 融合 創新

        【中圖分類號】F724.6 【文獻標識碼】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22.10.008

        六次產業發展與社會治理關系的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學術意義和實踐意義。原國家科技部副部長、六次產業理論倡導者、現任復旦大學特聘教授張來武對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之間的關系作出了經典論證。他認為,從六次產業的創新思維、智慧化思維、綜合性思維出發,來透視中國社會治理,能夠提升社會治理創新化、智慧化與綜合性水平;從社會治理的生發邏輯、發展邏輯與保障邏輯出發,能夠為六次產業的發展提供保障環境、人才環境與持續發展環境。[1]由此可見,研究六次產業發展與社會治理之間的關系,對于產業創新發展與社會治理改善都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本文旨在通過理論探討,及對淘寶村和互聯網知識社群案例的量化實證研究和分析,論證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之間的密切關系,為學術界進一步深入研究該課題提供啟發。

        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理論與內涵

        六次產業理論。六次產業理論最早生發于農業領域。它的基本內涵是“通過鼓勵農戶搞多種經營,即不僅種植農作物(第一產業),而且要將農產品加工(第二產業)與銷售農產品及其加工產品(第三產業)相結合,以獲得更多的增值價值,為農業和農村的可持續發展開辟光明前景。因為按行業分類,農林水產業屬于第一產業,加工制造業則是第二產業,銷售、服務等為第三產業。1+2+3等于6,1×2×3也等于6。”[2]這就是“六次產業”最初被提出時所具備的概念內涵。由此,“融合”“疊加”“乘數效應”等,成為六次產業理論的核心內涵。張來武教授較為系統地闡發了六次產業的思想,從此六次產業理論在國內得到進一步發揚光大。

        新常態需要新的產業結構。中國經濟新常態發展需要新的產業結構與之相適應,將中國經濟發展現實置于凱恩斯“三駕馬車”框架理論中審視,三大產業必須層層遞進發展的思想已經無法適應中國經濟新常態。中國的經濟發展新常態和當代產業發展呼喚我們以“六次產業”的思維方式思考問題:產業不是經過三次劃分,而是六次劃分;產業劃分不僅僅限于第三產業,需要四產、五產、六產。

        第四產業為六次產業的產生提供了平臺支撐。在中國經濟新常態背景下,第四產業就是信息公共平臺支撐條件下的電子商務及其服務業,它們的代表是阿里巴巴、騰訊等一批大型互聯網企業。第四產業具有如下基本特征:一是增長速度極快,第四產業的增長速度遠遠快于傳統信息服務業、第三產業服務業;二是乘數不同,第四產業發展的乘數是十數倍,具有低成本的高附加值特征。在這樣的第四產業基礎上,產業政策制定者需要引導一二三產業進行融合,實現無縫全產業鏈附加值提升。

        第五產業為六次產業的產生提供了文化創意支撐。第五產業是文化服務平臺支撐下的創意產業及其服務業。第五產業目前在中國發展比較快,它的使命主要是解決人們的精神需求與落后文化市場發展之間的矛盾,主要功能是將文化、精神需求產品化,通過品牌戰略將其轉化為市場附加值。所以,第五產業意味著在生產線、技術、人工、土地等生產要素不變的情況下,人們的精神需求也可以轉換成產品品牌的附加值。在當前信息技術條件下,創意策劃與一個微不足道的技術結合,就可以產生足以讓人震驚的產業效果。

        在此基礎上,六次產業應運而生。有了第四、第五產業,才能在“融合”的理念下談第一、二、三產業的融合發展,而第一、二、三產業的融合發展就催生了“六次產業”。換言之,“六次產業”本身并不是一種新型的產業類型,而是利用“互聯網+”(第四產業)和文化創意產業(第五產業)等技術和理念,將農業生產(第一產業)、產品制造(第二產業)和銷售服務(第三產業)等融合起來,產生疊加性的乘數效應的創新型產業發展模式。因此,六次產業的核心就是“融合”與“創新”。[3]

        治理與社會治理理論。治理(governance)的本意是操舵(steer)的意思,即政府在社會治理過程中發揮“掌舵人”“協調人”的作用。[4]換言之,在社會治理中,政府是掌舵人,真正劃槳的并不是政府,而是多元社會主體。治理不是指政府管控社會、管控社區、管控居民,政府是社會治理的掌舵人,但不是唯一治理主體和替代者。在社會治理過程中,發揮作用的是政府、社會、市場、居民等多元主體形成的復合治理體系和治理合力。這是治理概念的第一核心內涵。[5]

        社會治理的目標是促進社會善治,實現社會公共利益。社會治理的出發點是社會公共利益,政府參與社會治理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實現、保護和發展社會公共利益,保護公民的權利,實現政府的政策目標,提升政府的公信力、合法性,從而提高其執政能力。正如俞可平教授指出的,從維護國家利益走向維護公共利益反映了人類政治進步趨勢。[6]

        社會治理的主體不僅是政府,還包含多元社會主體。社會治理的主體是包括政府在內的各個社會階層、社會組織、社區居民、社區自組織等多元利益主體,即“利益攸關者”。由此,社會治理本質上是多元主體協商合作的一種機制和過程。[7]現代社會治理是多元的、公共和私人部門之間的、基于橫向協商合作基礎之上的互動關系,政府是其中的行為者之一,而非全部。

        社會治理的運行機制是橫向、平等的協商機制。協商機制的運行依靠說服力(persuasion),而不是強制力(coercion),通過在各個“利益攸關者”的相互博弈中尋求利益平衡,達到社會共治。由此,社會治理是各行為者之間的橫向協調機制:一是多元參與,社會治理和公共政策是多元主體互動的共同結果;二是分權,社會治理強調權力下放到社會和社區、非政府組織和居民個體,強調橫向協調、共治、分享。概言之,社會治理是由政府和社會自治組織共同參與集體決策的協商治理機制,并不是單純的政府行為。這種協商關系是一種互動的、網狀的關系,政府是一個合作者(partnership),發揮掌舵者和協調者的作用。[8]

        總之,社會治理的實踐和理念也是強調“融合”與“創新”,這與六次產業的實踐和理念是一致的。社會治理就是對自治組織的橫向關系網進行宏觀的掌舵和引導,使各自治組織協商達成共享目標,增強政府的合法性和治理能力,最終增強社會自治、共治的能力。社會自治網絡組織成員的互動是在由他們自己協商并通過的游戲規則下進行的。由此,社會治理多元主體之間的關系是基于互利原則,不斷調整、協商、協調、互相妥協和融合的動態關系。

        產業與社會治理的關系。對于六次產業和社會治理之間的關系,由于該領域的研究比較前沿,學術界相關研究非常有限。研究者認為,社會治理是一種企業治理形式之外的補充形式。以文化資本和社會資本為重要紐帶,社會治理可以通過“軟治理”的形式介入企業內部,有效提高企業內部和企業集聚所擁有的管理水平,進而提升效率,降低成本。[9]尤其是在當代,產業集聚集中,社會資本等軟性的管理要素無疑對超大規模的產業群治理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能成為組織運作重要的潤滑劑。[10]由此,社會治理作為與產業內部治理相對的“軟治理”,廣受產業發展各主體的重視。

        然而,這種對于產業與社會治理關系的認識存在一定的問題。因為這種思路意味著,社會治理對于產業發展是一種外來的、補充的手段,而且社會治理更多地落腳于產業發展的內部主體性因素的文化資本、社會資本的提升上,被歸結為一種產業內部主體性因素的“小社會治理”,而沒有考慮到政治、經濟、社會發展和國民人力資本這種“大社會治理”對產業發展的影響。任何產業政策、產業轉型和產業發展,都不可能離開其所處的社會治理環境、政治治理環境和人力資本環境等。著名經濟學家羅賓遜通過考察人類歷史上的產業政策表示,一國的產業政策受到其所在國家的政治環境的束縛與影響,產業政策并不能離開社會治理環境而單獨存在。[11]因此,產業發展與社會治理并不是無關的,也不是在微觀企業內部主體性因素層面的相關,而是從微觀到宏觀、從內到外、從小到大,處處聯接,時時相關。這就需要我們利用更加完善的社會治理手段去與產業發展相匹配,同時也希望產業發展能拉動社會治理手段與技術的進步和發展。

        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困境與關聯

        社會治理與六次產業發展的困境。社會治理與六次產業的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社會治理的體系性困境與六次產業發展的社會條件短缺性,是本研究的學術與實踐問題。自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以來,治理一詞已經成為重要的學術話語、政治話語和實踐話語。與之相適應,社會治理這一理念也不斷輻射開來。但是,從一定程度上講,當前中國社會治理的實踐范式,仍然是以政府管理為主。“社會治理創新”事實上是采用一些新的方式和手段來治理社會,政府管理與社會治理的原初理念不甚一致。所以,就社會治理來講,在學術領域,尤其是實踐領域,中國還有很大的創新和拓展空間。

        社會治理的體系性困境亟需六次產業發展的理念引導與實踐支持。改革開放四十余年以來,中國社會治理已經取得了一定的實踐與學術成果。第一,在社會治理的理念上,如政府治理、社會自我調節、居民自治、多元參與等方面,已經達成了上下一致的學術、實踐共識,并按照這一共識推行現實中國的社會治理。第二,社會治理的支點與基石——社區,已經成為黨和政府重視的社會治理重點領域。[12]第三,中國尚未建構與形成完整的社會治理體系,面臨社會治理的體系性困境。在社會治理方面,我們達成了理念共識,并在社區這個實踐領域取得了一定成果,然而,我們還面臨條線分割、部門扯皮、割裂治理等現象,尚未形成完整的社會治理體系。由此,借鑒六次產業發展的理念、體系與方法,建構中國社會治理體系,提升社會治理能力,是本研究關注的焦點。

        六次產業的發展與完善,需要社會治理提供良好的社會條件。張來武教授認為,六次產業的發展與科技創新一樣,需要公共治理創新,“準確把握政府和市場之外的第三方力量,并充分發揮非正式關系的作用。政府應該積極推動自身職能的轉變,為第三方力量的發展開拓空間;同時,第三方力量應勇于探索,積極回應科技創新宏觀管理體制的轉型,不斷完善組織體系,加強能力建設,提高服務科技創新的能力。”[13]也就是說,六次產業的發展需要社會治理創新并為產業發展提供社會資本、社會環境與社會條件。只有良好的社會治理及其體系的支撐,才能為六次產業的發展提供第三方力量。

        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共同發展之間的關聯。六次產業理論為社會治理體系的建構與發展及其實踐的進一步推進,提供理念引導、理論創新和知識儲備。張來武教授認為:“六次產業是一個理論體系,也是產業結構的最高形態,其核心是發展一二三產,融合互聯網及創意產業,形成六次產業。綠色發展是中國未來的必然選擇。在三次產業理論中,環保、生態是成本,而在六次產業理論中,它是品牌,是資本市場價值升值的空間。”[14]由此可見,“六次產業理論體系中沒有等級、沒有權威,所有要素的價值都在這個系統中共享,任何一個要素價值如果沒有別的要素價值相配合就不成為一個體系,也很難實現商業利益。”[15]

        社會治理體系的建構與完善,為六次產業的發展提供優質的人力資本與良性的社會資本。六次產業的發展與完善需要法治、良善社會的支撐。“對六次產業理論做攻堅,關鍵是社會資本,最活躍的概念是人力資本”,“靠條塊分割的政府部門是很難決策的,也缺乏科學基礎和系統的力量”。由此,六次產業的發展倒逼中國的社會建設從社會管理向社會治理轉變,從公共管理向公共治理轉變,也就是說要克服兩個方面的困境:“一是科層制的行政管理體制在本質上仍未從根本上消除計劃管理的運行痕跡和框架,政府挑著經濟與社會兩副重擔,沒有將社會第三方力量的積極性充分調動起來,因此明顯跟不上經濟發展對創新的要求,也無法應對日趨復雜的科技創新公共管理事務。二是由于長期受集權體制、全能政府等諸多因素的影響,我國的公共管理一直難以有完善的制度基礎、設計精細的職能劃分框架以及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工具、有效的公共政策監督與評估機制等。”[16]換言之,社會治理體系的建構與完善可以為六次產業的發展提供良好的社會基礎。

        社會治理與六次產業發展之間究竟存在怎樣的互動關系?這不是僅僅依靠理論分析就能解決的問題。當今中國的“互聯網+”經濟和共享經濟的發展,為我們以實證方法研究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關系提供了現實案例。經過深入研究,我們選取了淘寶村和互聯網知識社群為研究對象。因為這兩個案例既是新興六次產業所倡導的“融合”“創新”理念的實踐代表,同時也是中國社會治理領域所出現的新型事物;它們不僅是產業發展現象,同時也為中國的社會治理創新提供重大機遇,也就是說,它們也是社會治理現象。由此,在中國鄉村領域,我們選擇了淘寶村案例,它向我們揭示了六次產業的發展對新型鄉村社會發展和治理理念與實踐的建構;在文創領域,我們選擇了互聯網知識社群案例,它從內生治理角度向我們展示了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的關系。接下來我們將以這兩個案例對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的互動、關系和機制進行量化實證研究。

        關于六次產業的實證研究

        淘寶村:六次產業與鄉村社會治理。1.案例選擇與研究方法。六次產業是一個全新的產業領域,其實質是利用“互聯網+”和文化創意產業的技術和思路,將農業生產、農產品制造和銷售等進行融合的創新性產業發展模式。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淘寶村可以說是最符合這一定義的產業形式。淘寶村是近年來新興的一種產業形式,阿里巴巴研究院將“淘寶村”定義為:大量網商聚集在農村,以淘寶為主要交易平臺,形成規模效應和協同效應的電子商務生態現象。判斷是否形成淘寶村主要依據以下三條原則:一是農村,由農村草根網商自發形成;二是規模,網商數量達到當地家庭戶數的10%以上,且電子商務交易規模達到1000萬元以上;三是協同,形成相對完整的產業鏈,具有協同發展的特征。[17]

        與一般的電子商務模式不同,淘寶村的產業鏈條更長,具有更強的融合性和集聚性。它不單是產業的集聚,更是無數個自然村利用互聯網技術進行的產業集聚與發展。然而,在這個過程中,村落的發展卻從千百年來的社會自我生長,向以“互聯網+”為關聯的產業協同發展方向前進,徹底改變了產業和鄉村治理的傳統形態。淘寶村是一個典型的六次產業樣態:首先,它廣泛存在于中國的鄉村地區,涉及第一、第二、第三產業的生產商;其次,它具有強大的互聯網基因,興盛的根本原因是電商平臺的崛起;再次,它也具有強大的“文創性質”,大量淘寶村通過對于本土農產品、手工藝產品的發掘與包裝,實現了產品產業化與上市,這甚至成為很多貧困地區村落脫貧的手段和產業發展的主導形式。最后,更加可貴的是,淘寶村的發展完全是社會自發創新和治理的結果。阿里研究院的報告顯示,2013年全國淘寶村的數量僅為20個[18];而到了2021年,淘寶村的數量已經達到7023個[19]。這一驚人的增長不僅是產業融合、創新的結果,也是鄉村社會治理大力助推淘寶村發展的成果。以淘寶村為代表的六次產業極大地促進了區域經濟的發展,讓廣大農村地區重新煥發經濟活力,從側面印證了六次產業改變了中國傳統鄉村的社會治理形態,使鄉村治理實現了從傳統自我生長的治理形態到現代產業發展帶動的協同治理形態的轉型。

        2.研究假設與實證檢驗。本文從六次產業和社會治理互動的角度出發,認為淘寶村作為一種全新的六次產業模式,對于經濟新常態下的社會發展和治理,尤其是鄉村地區發展、轉型和治理具有重要意義。淘寶村所代表的六次產業和之前“高污染、高能耗”的重工業不同,它們一般以鄉村文創、農業特產作為主要產品,具有相當的產業附加值。這意味著,它可以作為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式,也可以成為社會治理的重要表現形式?;ヂ摼W讓淘寶村擁有更加廣闊的銷售平臺,開辟了去中介化的產品銷售形式。而密集的淘寶村所形成的淘寶村群,及其所具有的技術優勢、創新理念和對人的行為的塑造,對廣大鄉村地區來說具有極其重要的社會治理意義。

        據此,本文提出以下兩個研究假設。

        假設1:在經濟發展減緩的地區,淘寶村更容易出現和發展成為一種區域經濟樣態,而在貧困地區這種效應更加明顯。

        假設2:淘寶村較為密集的地區(縣)的經濟發展水平,與淘寶村稀疏的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相比,二者之間的差距在拉大。

        研究數據包括三個部分。其一,根據淘寶研究院公布的標準和相關數據,我們獲得了淘寶村的截面數據,該數據結構由省、縣、鎮、村四層結構嵌套構成。其二,我們收集了由官方機構發布的中國百強經濟縣、國家級貧困縣等數據,將中國的縣按照經濟發展情況劃分為貧困縣、普通縣和百強縣等三種類型(劃分的依據不僅僅是GDP總量)。其三,根據中國縣域經濟年鑒,我們獲取了中國縣級經濟數據。我們將這三個數據集進行合并,最終獲得了一個包含淘寶村、淘寶村所屬縣、淘寶村所屬縣性質、淘寶村所屬縣GDP數據的截面數據集。

        研究發現,淘寶村更廣泛存在于中國經濟發展較為普通和貧困的鄉村地區。從存量上看,淘寶村現象更多地發生在中國中西部經濟欠發達的鄉村地區。如圖1所示,作為一種新產業現象,淘寶村是欠發達地區經濟轉型和社會治理的重要手段。結合前文理論部分對產業發展與社會治理的關系分析,本文提出的假設和討論的問題的是:經濟發展水平的相對減速,是否會讓人們更加積極地進行淘寶村建設?

        表1所示數據是我們基于淘寶村所在縣市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的固定效應模型的回歸結果。結果顯示,在控制當地不隨時間變化的其他變量影響的情況下,當地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與淘寶村發展具有顯著的負效應。如果我們將地區屬性加入考量,加入縣市類型變量(是否為貧困縣)之后,固定效應模型回歸結果顯示:由于縣市類型在兩年內沒有變化,其主效應被忽略,貧困縣與淘寶村的交互是負向。這意味著相對于普通非貧困縣而言,貧困縣經濟發展滯后,淘寶村的發展意愿也更加強烈。此時,淘寶村的主效應在0.05水平上顯著,交互項在0.1水平上顯著。

        為了更好地衡量淘寶村對鄉村經濟發展的影響,我們選擇利用雙重差分法進一步分析淘寶村對于經濟發展和社會治理的影響。所謂雙重差分法是指,對存在淘寶村的縣進行分組,按照淘寶村的數量將其分為密集型淘寶村縣和非密集型淘寶村縣。2014年是淘寶村大發展的年份,因此我們將其作為分界線,衡量此前與此后淘寶村作為縣域經濟和產業發展新形態時,淘寶村密集縣的經濟發展水平與淘寶村稀疏的縣相比有何特點。

        實證研究的統計結果如表2所示。在2014年前后,淘寶村密集的縣與淘寶村稀疏的縣之間經濟發展水平的差距在拉大。這也意味著,至少從短期看,淘寶村所在縣的經濟發展形勢較好。

        互聯網知識社群:六次產業的內生治理。1.案例選擇與研究方法?;ヂ摼W知識社群案例是六次產業內在驅動力研究的典型樣本。六次產業是一個“融合”并“創新”了多重產業鏈和多個產品平臺的產業集群,但是它如何激發內生動力,才能夠維系長期創新與自我發展機制,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否則我們就無從談起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之間的互動關系。

        如果說六次產業的核心要素是“融合”與“創新”,那么如何維系這個核心動力機制使其不至于枯竭,是六次產業可持續發展所必須考慮的核心問題。六次產業的核心就是基于“互聯網+”的融合和創新,這就意味著存在一種機制影響著六次產業從業者維系“持續創新”的動力,研究這種動力機制對我們理解六次產業的“融合”“創新”內涵具有樣本意義。

        互聯網的存在,讓知識社群的生存方式和學習方式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學術溝通、交往和生產變得更加便利。但是,這也意味著產業的競爭性更加激烈。arXiv網站便是一個典型案例。arXiv是一個收錄“預發表”學術論文的站點,人們可以在此站點將自己的研究設計、希望發表的文章公之于眾,讓參與學術社群的人能以相對低廉的成本獲取最新研究動態。這一方面保護了研究創意,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學術社群的門檻。利用這一平臺,互聯網知識社群實現了良性共治與社區監督,有效提升了知識社群內部治理的水平,同時也保護了最新創意和知識產權。該社群不存在量化發表等外部制度性要素激勵,這意味著知識社群的治理激勵純粹由內部生發。

        為了保證學術生產的“可持續性”,持續學習的動力也很重要。對于互聯網知識社群來說,利用在線社群進行學習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學習方式。相對于傳統的學習方式,在線社群擁有更廣泛的學術愛好者、更好的口碑效應和積聚效應。大型開放式網絡課程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成功實現了知識生產和交換,平臺上公開的學習資源和學術信息讓每個人都能免費獲取來自名牌大學的資源,讓人們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用任何設備進行學習,為大眾和邊緣群體提供了接觸著名學者和前沿知識的機會。

        為研究六次產業的內生性治理機制,我們以實證方式檢驗六次產業的典型樣本——互聯網知識社群。筆者認為,互聯網知識社群的社群性和自發性能有效提升人的積極性,互聯網知識社群的自我治理不僅能夠推動社群的長期發展,而且能夠促進社群中個體的不斷成長。從一定程度上講,這意味著六次產業的內部激勵與治理也遵循此道。

        2.研究假設與實證檢驗。借助網絡爬蟲技術,我們收集、整合了這一實證研究需要的兩大主要數據集:一是arXiv中論文發布的月度統計數據;二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的MOOC平臺MITx和HarvardX上機器學習相關課程在不同時間點的參與者數據。依托這兩大數據集,我們提出如下研究假設。

        六次產業“融合”“創新”的動力主要來自互聯網社區內外多元主體的相互激發和學習。由此,我們選擇了“互聯網知識生產”這一特殊群體和現象進行探討。借助對互聯網知識生產背后創新機制的研究,我們研究了六次產業“融合”“創新”的內在驅動機制。

        研究假設1:在沒有外生激勵的情況下,arXiv的論文發表數量會不斷增長。

        研究假設2:在沒有外生激勵的情況下,互聯網教育的參與群體數量會不斷擴大。

        研究假設3:假設1和假設2中的兩者之間存在一定的相關關系。

        第一,arXiv論文發表數量(paper submission rates)的數據分析說明。我們利用Ljung-Box test,對arXiv中的論文發布數據進行了分析。從表3可以看到,當lag2的時候,p-value是大于0.05的;也就是說殘差是白噪聲,這說明時間序列模型合理。

        同時,圖2中的殘差直方預測誤差,大致符合均值為0的恒定方差的正態分布。這都驗證了論文數量發展數量將不斷增長的結論。

        第二,MOOC(MITx)number of participants分析說明。由網絡用戶行為相關調查顯示,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MOOC使用者中,撰寫專業論文的比例非常高,并且由于知識產權保護,更多論文撰寫者傾向于在論文正式發表到期刊前先在arXiv上提交自己的論文。因此,我們認為,arXiv上機器學習領域的論文數量和MOOC上相應課程熱度(參與者數量)之間存在某種關聯。這種關聯雖然可能不是嚴格的因果關系,但是他們的Correlation值得驗證。用R語言將兩個數據擬合,這里論文數量用的是移動平均MA(6),我們得到以下結果:

        其中殘差檢驗如下:

        經過以上檢驗,我們發現p-value足夠小,由此拒絕虛無假設,其中的線性關系得到支持;R-square趨于1,自變量對因變量解釋能力強,因此模型合理。這意味著兩者之間的相關關系非常顯著。

        結論與討論

        上述實證研究證明,淘寶村這一自發形成的產業融合和創新形態,代表著六次產業的發展,意味著鄉村生產關系的深刻變革,促使鄉村治理向更加現代化的方向邁進。[20]首先,互聯網給經濟和產業帶來的影響絕不只是“多了一個買東西的平臺”,而是重塑了鄉村乃至更廣闊地區的信任結構和信息結構。我們難以想象,在互聯網資源相對匱乏的區域竟然可以產生如此巨大的生產、銷售網絡及基于個體戶的產業集群。這一集群完全是自發形成,不是經過產業規劃而產生。也就是說,在傳統的鄉村治理框架下,如果沒有以淘寶村為代表的六次產業促進降低交易成本,聯接內外經濟發展區域,凝結村內農戶經濟生產、社會交往資本,產生村內外和地區內外的商品交換,是無法最終形成產業發展新形態的。六次產業理論視野下的“互聯網+”經濟,為淘寶村的發展和治理提供了新型平臺,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推動形成鄉村發展新形態,尤其是在中西部發展相對緩慢的鄉村地區形成了新型鄉村社會發展和治理形態。這種新型鄉村社會發展和治理形態,不是依靠傳統的資源優勢和政府產業發展政策而形成,而是依靠六次產業的“融合”“創新”理念,自發實踐而形成的中國鄉村社會的新型治理形態。但值得注意的是,淘寶村作為一種新興產業現象,依據現有的數據積累和數據質量,我們對這一現象的長期作用仍缺乏有效的評估、判斷和預測,還需要經過較長時間的觀察和分析。再者,在淘寶村這一產業聚落形態形成的過程中,“村”這樣一個行政單位究竟發揮了怎樣的作用?居民之間相互傳幫帶的產業集群的形成過程是怎樣的?對這一機制展開討論,雖然不是本文基于量化分析所能研究的,但是,我們期待有進一步的研究成果。

        互聯網知識社群的研究,向我們展示了互聯網社區中知識生產的自組織形式,也很好地呈現了一個良性自組織應當具有的內生治理形態。淘寶村案例重在闡釋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的互動關系,而互聯網知識社群案例則重點呈現了六次產業是如何從自身內部生發出治理機制,從而如何“自內而外”地與社會治理進行互動。在現代社會,當政治、經濟、社會參與的主體日趨多元,一種新的參與驅動機制正在逐步形成,這便是內生治理機制。這是前文所討論的淘寶村案例背后的深層機制,即社會主體參與的原因、參與的驅動力、以及這種機制對構成新型社會治理形態的推動作用。這一部分的研究在內生性控制上仍有不足,即生產和學習之間的因果機制沒有得到非常清晰的闡釋。對于六次產業與社會治理的長期互動關系,其中復雜的內生治理與互動更值得我們關注,雖然簡單的因果解釋總會顯得牽強,但我們的實證研究則展現了與這一關系相關的更加廣泛的研究的可能性。

        (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劉建軍、復旦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宋道雷、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徐馭堯、復旦大學大數據學院王鑫、葉瑜對該研究和論文撰寫作出重要貢獻)

        注釋

        [1]張來武:《六次產業理論與社會治理》,復旦高研院2016年年會“重新發現中國論壇”之二十二 “聚焦社會治理:理念、理論與制度創新”學術論壇,2016年11月24日。

        [2][3]李華:《對“第六產業”與中國農業現代化的思考》,《中國農村科技》,2015年第3期。

        [4]Ostrom, E., Governing the Common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5.

        [5]郭蘇建:《轉型中國的治理研究》,上海: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49頁。

        [6]俞可平:《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理論參考》,2014年第2期。

        [7]Peters, B. G.; Pierre, J.; Sorenson, E. et al., Interactive Governance: Advancing the Paradig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8]Rhodes, R. A. W., "The New Governance: Governing without Government", Political Studies, 1996, 44(4), pp. 652-667.

        [9]朱錦程:《合作治理視角下中國文化產業發展的治理范式:作為社會治理的文化治理》,《中國文化產業評論》,2014年第1期。

        [10]王永龍:《論產業集群的社會資本治理》,《中國經濟問題》,2008年第3期。

        [11][美]詹姆斯·羅賓遜:《產業政策與發展》,載吳敬璉等主編:《比較》,2016年第1輯。

        [12]宋道雷:《轉型中國的社區治理:國家治理的基石》,《復旦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年第3期。

        [13]張來武:《科技創新的宏觀管理:從公共管理走向公共治理》,《中國軟科學》,2012年第6期。

        [14]張來武:《什么是影響中國未來的第六產業》,http://money.163.com/16/0105/07/BCI5GQV900252G50.html,2016年1月5日更新。

        [15]張來武:《創新突破尤需“六次產業理論”》,《國際金融報》,2016年9月19日,第14版。

        [16]張來武:《科技創新的宏觀管理:從公共管理走向公共治理》,《中國軟科學》,2012年第6期。

        [17][18]阿里研究中心:《淘寶村研究微報告2.0(2013)》,http://www.aliresearch.com/blog/article/detail/id/18606.html,2013年12月27日更新。

        [19]阿里研究院:《2021年淘寶村名單出爐 全國淘寶村數量已突破7000》,http://www.aliresearch.com/ch/information/informationdetails?articleCode=256317657652006912&type=%E6%96%B0%E9%97%BB,2021年10月12日更新。

        [20]劉亞軍、儲新民:《中國“淘寶村”的產業演化研究》,《中國軟科學》,2017年第1期。

        責 編/陳璐穎

        郭蘇建,復旦大學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院長,復旦大學特聘教授。研究方向為比較政治學與中國政治、比較政治經濟學、治理理論、社會治理。主要著作有《全球正義指數報告》《轉型中國的社會治理——理論、實踐與制度創新》《大數據與社會科學發展》《轉型中國的社會科學理論、范式和方法問題研究》等。

        Research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ixth Industry and Social Governance

        Guo Sujian

        Abstract: The practice and idea of the sixth industry and social governance are consistent. The core connotation of the sixth industry is integration and innovation. Social governance refers to the cooperation, negotiation, and co-governance between multiple subjects. Through quantitative empirical research and analysis of Taobao village cases and Internet community cases, it demonstrat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ixth industry and social governanc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ixth industry has perfected the social governance mechanism, and provided conceptual guidance and practical support for alleviating the systemic dilemma of social governance; Modernizing the system of and capacity for social governance can provide good social conditions, high-quality human capital and benign social capital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ixth industry. The research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ixth industry and society has just started, and the viewpoints put forward in the article may provide inspiration to the academia for further research in this field.

        Keywords: sixth industry, social governance, integration, innovation

        [責任編輯:張曉]
        色色综合网|久热国产|偷老熟妇和小XXXX视频|天天草夜夜草

          <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