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 > 學術前沿 > 國是論衡 > 正文

        西方科學普世主義陷阱的歷史與現實

        【摘要】西方社會科學源自歐洲啟蒙時代以來運用理性去發現“普遍法則”的努力,力求探索存在于人類社會中的“普遍法則”和人類發展的一般規律。但是,以理性為基礎的西方社會科學研究有其不可跨越的局限,不能擺脫西方中心主義的影響,并有意無意地服務于維護西方國家在全球體系中的主導地位。因此,在學習和利用西方社會科學研究成果的過程中,需要批判性地學習和認識西方社會科學的成就,知其所長,也知其所短,吸收其菁華,去除其糟粕。

        【關鍵詞】西方中心主義 科學普世主義 指數政治 社會科學研究

        【中圖分類號】D07     【文獻標識碼】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23.20.010

        張浚,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德合作中心研究員。研究方向為歐洲福利國家、歐洲一體化和歐盟治理。主要著作有《國家行為責任觀念的差異:基于英美、德國和中國新冠疫情初期應對政策的比較與思考》(論文)、《“普適價值”與雙重標準:一個西方文化的悖論》(論文)、《歐洲的國家轉型及其政治圖景:從歐洲民粹主義談起》(論文)、《歐洲:疆域與認同的歷史辨識》(論文)等。

         

        前言

        冷戰結束后,各種超出普遍預期的事件紛至沓來,挑戰著人們對世界的理解,也挑戰著社會科學領域一度流行的一些主流理論和觀點。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對新自由主義的反思。作為一種經濟理論,新自由主義強調自由市場對經濟增長和繁榮的重要意義。20世紀80年代以來,新自由主義逐步發展為主流的經濟理論,深刻影響了全球范圍內的經濟政策制定。新自由主義不僅是冷戰結束后蘇聯東歐陣營國家經濟社會轉型的理論基礎,而且為各種私有化、市場開放和去規則化的政策提供了理論依據。

        根據新自由主義的經濟理論,自由市場鼓勵競爭,可以提高效率、促進增長,只有在充分競爭的自由市場之中,資源才可以得到最有效地配置,進而增強經濟競爭力。正因為如此,各種對市場行為的干預都會損害經濟效率,不僅國家的市場干預需要受到限制,而且各種社會力量對市場的干預也應該被消除,由此衍生出的各種經濟和社會政策包括:發生在生產領域和社會領域的持續的私有化進程、各種放松市場監管的改革措施、減稅以及由于國家稅收減少而萎縮的國家的社會職能,等等。經過近30多年的政策實踐,新自由主義并沒有實現其所預言的持續增長和普遍繁榮,而是造成了日益嚴峻的全球性挑戰,貧富分化和不平等加劇,公共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體系被削弱,生態環境惡化,并導致了政治矛盾的激化和民粹主義的興起,等等。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無論是在國際學術界還是在公共輿論的討論中,對新自由主義的批評愈演愈烈。針對新自由主義的檢討不僅關注其作為經濟理論的得失,而且涉及它廣泛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影響。一些尖銳的批評直接指明新自由主義的經濟理論并非是價值中立的、對客觀經濟規律的總結,而是一種意識形態,服務于各種市場力量。

        2016年《衛報》文章《新自由主義:我們所有問題根源的意識形態》作出如下評論:“新自由主義的主張已經變得如此普遍,我們甚至幾乎認識不到它是一種意識形態。我們似乎接受了這樣一種見解,即這個烏托邦的、好似宗教的信念所描述的是一種客觀的、價值中立的力量,這是一種生物學似的規律,像達爾文的進化理論。但是,這種哲學的興起恰恰是一種有意識地重塑人類生活并轉移權力中心的嘗試。”[1]這個評論反映了兩個問題:第一,經濟學的研究是否絕對客觀中立、既不為價值觀念所左右也不服務于任何特殊利益?第二,經濟理論的適用性問題,經濟領域是否也像自然科學領域一樣存在著適用于所有國家和社會的普遍的客觀規律?這兩個問題不僅與經濟學理論相關,而且涉及社會科學領域的幾乎所有學科。

        西方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研究一樣,源自歐洲啟蒙時代以來運用理性去發現“普遍法則”的努力。自然科學探索的是自然界運轉的規則,社會科學探求的是存在于人類社會中的“普遍法則”和人類發展的一般規律。同科學探索一樣,西方社會科學研究積累了豐厚的成果,這是全人類寶貴的精神財富。但不可否認的是,以理性為基礎的西方社會科學研究有其不可跨越的局限,其研究活動和研究成果也不可避免地被經濟、政治、宗教和社會力量所利用,成為它們謀求自身利益的隱蔽且有效的工具。

        不可能的價值中立:科學普世主義與西方社會科學的發展

        沃勒斯坦認為,二戰結束后西方中心主義的一個重要發展趨勢是科學普世主義的興盛??茖W普世主義是一種認為存在著超越時間與空間而支配一切的客觀規律的觀念,是西方中心主義觀念體系中最為隱蔽、也是最有欺騙性的部分,是西方主導的現代資本主義世界體系“自我辯護過程的收官之作”[2]。

        西方國家在當今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主導地位起源于近代以來西方國家的武力征服與殖民統治。為什么西方國家和西方文明可以主導世界體系?為什么它們可以對外進行武力征服和經濟剝削?要回答上述問題,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就需要為其主導地位尋找合法性的證明。論證西方征服、統治和主導世界的合理性,不僅是西方中心主義的主要功能,也是它存在的意義。沃勒斯坦總結了西方中心主義的三個面向:第一,從價值層面肯定西方國家的武力擴張政策,證明西方國家是出于一種“好”的或“善”的目的而使用武力,例如為了維護所謂“人權”和推進所謂“民主”;第二,以“文明沖突論”為代表,認定西方文明的優越性,認為這是唯一一種建立在“普世價值”和“永恒真理”之上的文明形態;第三,就是科學普世主義。在西方中心主義的演化過程中,這三種觀念的興盛有著先后順序,從不同的角度支持西方在世界體系中的主導地位。

        首先,最早出現的西方中心主義的觀念從價值層面證明西方統治的合理性,認為其服務于“好”的和“善”的目的。這些觀念自殖民時代就已經出現,并“換湯不換藥”地一直延續至今。在殖民時代,對異教徒和“野蠻”民族的武力征服是為了傳播基督教教義和將他們從各種“野蠻”力量和習俗的束縛中解放出來,正如今天西方國家對第三世界國家的軍事干預是為了實現所謂“民主”、保衛所謂“人權”和將被干預國人民從“專制”統治中解放出來。顯然,西方殖民統治和軍事干預對這些“被拯救”和“被保護”的國家和人民來說是災難性的,不僅遭到了來自殖民地和第三世界國家的抵制,而且為西方世界內部擁有良知的人們所詬病。

        其次,為了彌補價值層面論證的缺陷,出現了“東方學”關于特殊性的論述,確立了西方例外論。一些理論承認在西方文明之外,東方的、非基督教文明也高度發達,但是由于在其文化之中存在著固有的缺陷,使它們陷入了困于“前現代”而無法自拔的處境。西方力量將其從這種困境中拯救出來,帶領他們進入了現代化的發展進程。西方國家因為引領了世界范圍內的現代化進程而應該處于世界體系的領導地位。這種觀念假定存在一個“現代化”門檻,而跨過這道門檻的國家應該具有平等的地位。但是,20世紀以來,隨著世界現代化進程的不斷推進,那些實現了現代化的非西方國家,仍然無法取得政治、經濟和社會意義上的同西方國家平等的地位。

        最后,與文化和價值觀念切割了的科學普世主義,為現代世界體系里的權力分配提供了合法性證明??茖W普世主義是價值中立的,與文化無關,與政治也無關,它通過發掘和應用普遍適用的客觀規律來增進全人類的福祉。因此,誰有能力發現、掌握和應用科學規律,誰就應該占據主導地位。依據這種觀點,西方文明鼓勵探索和創新,促成了西方國家在科技領域占據領先地位,西方國家也因此成為世界體系的主導。

        科學普世主義的影響不限于自然領域,也投射到了社會科學領域??茖W的研究方法被運用于針對人和人類社會的研究,探索超越文化背景和時代條件的適用于一切人類活動的普遍規律,推動了西方社會科學發展,也確立了堅持價值中立的社會科學研究相對于文史哲等傳統人文學科的優勢地位。人文學科和批判性的研究被認為涉及價值判斷,而非對現象的客觀描述,導致了有偏差的認知,其研究成果的適用范圍也具有局限性。問題是,與政治無關、與文化無關的價值中立是可能的嗎?沃勒斯坦認為,基于人的屬性,人類知識活動有三個層級:作為理性的人,探求真知;作為道德的人,探求善和美;而作為政治人,尋求整合真、善和美。但是,科學普世主義割斷了三者的聯系,學術研究被嚴格限定在基于理性的求真的活動,這導致了社會科學研究的困境。社會科學所強調的價值中立是不可實現的,因為對于真、善和美的探索既不能混為一談,也不可能截然分開。所以,社會科學研究中的價值中立,只是一個“奇跡”。歷史和現實為沃勒斯坦的觀點提供了佐證。

        作為利益操控工具的西方社會科學研究

        認為西方社會科學研究是價值中立的、其研究成果所反映的是普遍適用的客觀真理,這種認知掩蓋了社會科學研究與各種經濟、政治和社會力量之間的聯系。無論是從研究的過程來看,還是從研究成果的傳播來看,社會科學研究必然或直接或間接地受制于研究者的價值觀念和文化背景,受到經濟、政治、宗教等力量的影響,在一些情況下,社會科學的理論會直接服務于特殊群體的利益。而西方社會科學界所堅稱的研究所具有的客觀性和價值中立的屬性,掩蓋了學術研究與外部力量的利益勾連,使得普通公眾乃至政治人物,無法察覺理論與研究成果所代表的特殊利益。

        一項關于美國保守主義法律運動的研究,詳盡地展示了美國的工商界如何通過影響學術活動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進而維護自己的經濟利益。[3]保守主義法律運動起步很早,并從誕生之日起就獲得了工商界的大力支持。20世紀五六十年代,大公司就以各種方式為大學提供資助,包括設立獎學金、資助學術會議和其他學術活動,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影響教師和學生的觀點,使他們對“公司抱持更加友善的態度”。大公司還有選擇地支持觀點被認可且具有學術聲望的學者,資助他們開展活動并擴大影響。例如:在大公司的資助下,曼恩開創了以法律界人士(包括教授和法官)為目標群體的曼恩講習班,為他們提供兩至三周的培訓,使他們熟悉以市場為導向的成本效益分析。曼恩還在工商業界的支持下,在講習班的基礎上創立了一所專門從事這種法律培訓的法學院。

        盡管保守派的法律學者和活動家并不代表某些特定企業的利益,但是從長遠來看,他們的觀點與工商業界普遍存在的對政府監管的抵觸不謀而合,并自然而然地吸引了那些持有保守主義立場并與工商界具有密切聯系的基金會的支持。在工商界直接或間接的支持下,保守主義法律運動創立了自己學術組織——“聯邦主義者協會”,該協會旨在進一步發展保守主義法律理論,并培養一支浸潤在保守主義傳統中的法律專家隊伍。以工商業界尤其是大公司的雄厚財力為后盾,聯邦主義者協會不僅舉辦研討會、組織公共辯論和召開大型學術會議,而且在全美的精英法學院設立講席教授職位并開設課程。例如,位于加州的當代研究所(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Studies)利用保守派基金會和IBM、大通及德士古等大企業的資助,專門培訓新一代的反壟斷律師,并根據支持市場力量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說來改革法律教程。在這些力量的推動之下,20世紀80年代喬治梅森大學和其他一些地方性的法律和經濟學中心相繼建立。

        當然,這些投資有著豐厚的回報。到20世紀90年代初,超過一半的聯邦法官接受過曼恩經濟學院的培訓。針對2013年全美聯邦巡回法院的數十萬份判決意見的分析顯示,在1976年至1999年參加過曼恩經濟培訓計劃的法官在經濟案件中做出的判決更加保守,對監管機構——尤其是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和國家勞資關系委員會——不利的裁決也更多。保守主義法律運動不僅影響了法院的裁決,也影響到法律秩序本身。通過提供獎學金、設立講席教授職位等方式,保守派的經濟和政治力量成功地網羅了一批學術精英,并塑造了他們共同的世界觀,他們能夠對限制市場力量的憲法秩序提出令人信服的批評意見,推廣新自由主義的經濟學觀點,并倡導通過增強市場機制的作用來提高公共政策的效率。比較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聯邦主義者協會和傳統基金會這些秉持保守主義觀點的機構的組織下,奉行價值中立和主張學術獨立的學者們,形成了一個在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上高度一致的同盟。更重要的是,工商業界在與學界密切合作的過程中,為自己打造了一個人才庫。通過聯邦主義者協會他們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法學家,可以從中遴選出未來的法官、政府官員以及商界的高級管理人員。那些參與過聯邦主義者協會項目或在喬治梅森大學學習或進修過的人員,在司法機構和政府中都占據著關鍵職位。

        這項研究顯示了資本和市場的力量在學術研究活動和學術成果傳播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梢娢鞣缴鐣茖W研究既不是價值中立的也不是立場中立的。大公司及其支持的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通過影響關鍵學科的學術活動,塑造了符合自己利益的制度環境。學術自主、價值中立和研究結果的客觀性等觀念,為市場力量的操控提供了偽裝。

        西方社會科學研究也可以支持對外政策

        既然學術研究可以在國家內部扮演利益操控工具的角色,它也可以在國際范圍內扮演同樣的角色,被西方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力量所利用,塑造對西方國家有利的國際環境和維護西方國家的主導地位。例如,在里根時期新自由主義的經濟理論滲透到世界銀行這個原本以市場經濟為安身立命之本的援助機構,世界銀行因此作出政策調整,開始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結構調整貸款”,引導發展中國家進行朝向自由市場經濟的制度改革,不僅為國際資本開辟了新的市場,而且壓縮了蘇聯的經濟空間,為西方陣營在冷戰中的全面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

        世界銀行有著“知識銀行”的美譽,它不僅是資金提供方,而且是“知識”的提供方,世界銀行的貸款具有重要的轉移知識的功能。從其設立早期,世界銀行就是“兩條腿走路”,一方面為受援國的生產性項目提供資金,另一方面為受援國的改革計劃提供指導。早在1949年,當時世界銀行的成員國主要是西方國家,它就已經開始以講座和講習班的方式在成員國培訓青年專業人員和管理人員。此后,世界銀行進一步發展其政策咨詢和研究力量。1956年成立了經濟發展學院,通過幫助受援國熟悉市場規則來提高它們對貸款項目的規劃和管理能力,并進一步地幫助它們解決經濟政策問題。

        世界銀行和美國政府、企業及社會組織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是一個美國主導的發展援助機構,也是美國向外投射影響力的重要渠道。隨著新自由主義成為美國主流經濟理論,它也逐漸開始主導世界銀行的業務。里根上臺后,傳統基金會主席小艾德文·傅爾納在其過渡班子中負責對外援助事務,他尖銳地批評世界銀行,引發了人們對世界銀行業務的反思,一些觀點甚至認為世界銀行是第三世界社會主義學說的追隨者,并由此開啟了20世紀80年代世界銀行業務方向的調整,從“分配”導向轉為“結構調整”導向,引導發展中國家疏離社會主義道路,向自由市場經濟靠攏。[4]

        冷戰結束后,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參與下,新自由主義理論被提煉為“華盛頓共識”,成為蘇聯東歐陣營國家和拉美國家進行經濟改革的指導原則。以其理論為基礎的“休克療法”,給中東歐國家和俄羅斯造成了巨大的經濟社會成本。波蘭是第一個采取“休克療法”的國家,根據波蘭當時財政部長的預測,采取改革措施后,波蘭的國民生產總值會下降約5%,失業率會小幅上升。然而,改革措施實施后的真實情況是:1990年至1991年,波蘭的國民生產總值下降了18%,工業產值減少約1/3,通貨膨脹居高不下,為了應對通貨膨脹而采取的限制工資上漲的政策進一步打擊了需求。與此同時,失業率飆升,1992年波蘭的失業人口230萬人,也就是約有13.5%的勞動年齡人口處于失業狀態。[5]盡管理論預期與政策實踐之間存在較大差距,卻沒有動搖當時的波蘭精英階層對這些改革方案的信念,這些新自由主義經濟理論所支持的改革被認為是波蘭唯一的出路。波蘭的經歷也沒有妨礙蘇聯東歐陣營的其他國家繼續采取“休克療法”進行朝向市場經濟的改革。其結果是,中東歐國家莫不為轉型付出巨大的經濟和社會代價,而西方國家卻從中獲得了巨大的經濟、政治和戰略利益。

        這些轉型國家的經歷是西方知識界無法感同身受的。他們既沒有思考這些激進的改革措施是否為這些國家民眾所期望的,更不會探討是否存在其他代價更小的道路可供選擇。他們針對蘇東劇變的早期評論充滿了西方中心主義的觀點。后來的研究者針對這一現象做了如下評論:“沒有人探討西方可能從東歐學習或借鑒什么。相反,他們就蘇聯東歐陣營國家如何發展提供了家長式的建議。這并不令人驚訝,它反映了當代歐洲權力的不對稱。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西歐思想家延續了啟蒙思想的傳統,自18世紀末以來,大多數知識界的名人都堅持西方的觀點,只在觀念或軍事沖突的情況下才考慮東方。”[6]

        數學方法的應用和“指數政治”

        20世紀90年代后,數學方法在社會科學領域的應用日益廣泛,超出了經濟學的領域。其背后的動力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可資利用的統計數字的增長。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之下,跨國的經貿和投資活動日益頻繁,全球性議題也不斷涌現,客觀上需要了解不同國家的內部狀況,同時又能夠對比和衡量不同國家的情況。因應這些需求,一些重要的國際機構統一了成員國相關的統計口徑,建立了重要的統計數據資料庫,比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和世界銀行。其次,在科技進步的推動下,研究者可以在計算機的輔助下進行復雜的運算,減少了應用數學模型的技術障礙。最后不得不提的是,應用數學方法與西方社會科學研究中追求價值中立和普遍適用的客觀規律的努力不謀而合?;谖鞣缴鐣茖W研究的特性,應用數學方法得出的結論也不是絕對真理。在信息快速傳播的時代,各種統計數字和指數系提供了直觀、清晰且一視同仁的參照體系,但是在實際操作中,創設指數體系和統計口徑的過程也不是價值中立的??梢哉f,數字使得利益操控變得更加隱蔽。

        例如,在中東歐國家的轉型過程中,“指數政治”起到了推動這些國家進行自由市場改革的重要作用。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在國際資本支持下,各種非國家行為體開始推出各種指數,評估不同國家的經濟環境。1994年,英國《經濟學人》雜志提出了“新興市場指數”;1995年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創建了“開放市場指數”;此后,還出現了“全球競爭力指數”“國際產權指數”“營商環境指數”等。這些指數已經遠遠超過了華盛頓共識的范圍,不僅覆蓋了生產領域,而且覆蓋了社會領域,將養老金、醫療保健和教育也納入評價范疇。評估還涉及國家的基本功能——稅收,各種指數都體現了支持低稅率和實行單一稅率的基本立場??偟膩碚f,一個國家的市場越開放,其政府越小,監管越少,稅負越低,推進私有化進程的力度越大,這個國家及其經濟發展就被認為會走得越遠,能夠實現持續的經濟增長和繁榮。這些指數如此明顯地代表了跨國公司和國際資本的利益,有人用挖苦的語氣評論說:如果馬克思目睹這些,“可能會用一本《剝削工人階級指數》來總結所有這些統計數據”[7]。

        這些指標體系定期公布評估結果,在中東歐轉型國家中營造出一種競爭氛圍。在轉型初期,雖然波蘭率先實行“休克療法”,卻在評估中處于下風,主要原因在于工會力量強大、農業工人比例過高,以及最為重要的共產主義政黨在選舉中取得了勝利。當1997年的選舉改變了政治風向之后,波蘭在各類評估中的排名迅速上升。對于一些小國來說,無論如何,進入評估體系就會帶來巨大的利益,比如波羅的海國家。許多華爾街股票經紀人和對沖基金經理可能不知道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位于何處,或者不知道這是兩個不同的國家。列入這些國際知名的評估體系之后,它們就能夠獲得國際投資者的關注,隨著在這些評估體系中的排名上升,它們對投資者的吸引力也在增加。

        轉型10年之后,在西方力量的幫助之下,這些轉型國家中的大多數企業已經私有化了,貨幣實現了自由兌換,基本消除了貿易和資本流動的壁壘,取得了一些所謂“進步”,并憑借低廉的勞動力成本繼續吸引著外資。但是,這些“進步”并不代表經濟的全面發展和競爭力的提升,由于轉型國家國內資本存量的匱乏以及同西方國家間勞動生產力的差距,它們的經濟增長嚴重依賴外部力量。

        事實上,無論什么樣的統計數字都不是絕對客觀的,既不能擺脫特殊利益的影響,也無法全面真實地反映現實狀況。就連一些基本的統計數字也會帶來認識的偏差。比如,判斷一國經濟實力的重要指標國民生產總值(GDP),就沒有經受住對俄經濟制裁的考驗。烏克蘭危機剛剛爆發時,西方國家根據俄羅斯的國民生產總值和其他統計數字,判定俄羅斯的經濟體量小,在全球經濟中占比低,對西方經濟依賴深,在經濟上無法與西方國家抗衡。但是,面對西方前所未有的經濟制裁,俄羅斯經濟的表現讓人吃驚。在啟動經濟制裁之時,西方各國幾乎沒有人認為俄羅斯可以挺過2022年6月。而實際上,短短半年之后西方國家已經開始討論“為什么俄羅斯的經濟總是打敗預期”。在這些討論之中,有學者強調了經濟統計數字的局限性,顯然它無法反映俄羅斯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真實份量。[8]

        結論

        綜上所述,西方的社會科學研究不能擺脫西方中心主義的影響,并有意無意地服務于維護西方國家在全球體系中的主導地位。但不可否認的是,西方的思辨理性提供了一個不可缺少的觀察自然和觀察人類自身的工具。自啟蒙運動以來,西方知識界對真理孜孜以求的探索,創造和積累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其中就包括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性研究。西方國家也較早地建立了市場經濟體系,最早完成工業化和城鎮化。在很多方面,西方的經驗與教訓可以幫助中國在發展過程中少走彎路。因此,我們必須學習和利用西方社會科學研究的成果。同時,還要以更加挑剔的眼光批判性地學習和認識西方社會科學的成就,知其所長,也知其所短,吸收其菁華,去除其糟粕。

        一方面,需要有一些對社會科學研究“全景式”的理解,主流的理論和觀點是多數人支持的,但支持的人數多并不意味著這些觀點就更加具有說服力,新自由主義的流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從資本主義誕生之日起,就一直存在著對自由市場的批評,從馬克思的經典批判到凱恩斯主義,再到金融危機之后皮克迪的反思,這些研究成果從不同的角度分析“市場失靈”的情況,并提出各自不同的解決方案。將新自由主義等同于西方經濟學不僅忽視了西方經濟學研究中占據重要位置的學術傳統,而且也忽視了西方國家內部存在的制度差異。除以英美為主導的自由市場經濟外,還存在著德國的“社會市場經濟”以及支撐德國社會市場經濟模式的理論體系。“全景式”的理解有助于打實學科基礎,也有利于加深對基本問題的深入思考。

        另一方面,無論是哪個學科的研究者,都應重視歷史、重視現實。社會科學的研究脫離了歷史與現實,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同樣,脫離了歷史和現實,我們也無法準確地認識和評價社會科學領域的理論與研究成果。例如,西方知識界堅持的市場經濟和民主不可分割的觀點,無論是放到西方國家的歷史場景中,還是放到發展中國家的現實環境中,都是站不住腳的。此外,需要關注根本問題,進行實事求是的研究。用“拿來主義”的態度全盤接受西方社會科學的研究成果,以及僅從形式上應用科學方法的研究取向,都是不可取的。

        注釋

        [1]George Monbiot, "Neoliberalism—the ideology at the roots of all our problems," 15 April 2016,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6/apr/15/neoliberalism-ideology-problem-george-monbiot.

        [2]Immanuel Wallerstein, "How Do We Know the Truth? Scientific Universalism," European Universalism: The Rhetoric of Power, New York: The New Press, 2006.

        [3]K. Sabeel Rahman and Kathleen Thelen, "The Role of the Law in the American Political Economy," in Jacob S. Hacker et al. (eds.), The American Political Economy: Politics, Markets and Powe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21, pp. 76–102.

        [4]周弘:《美國:作為戰略工具的對外援助》,載周弘主編:《對外援助與國際關系》,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第161~213頁。

        [5][6][7]Philip Ther, Europe since 1989: A Histor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6, pp. 81–82, pp. 296–297, pp. 112–114.

        [8]Jean–Michel Bezat, "Russia Has Not Suffered the Economic Collapse Bruno Le Maire Predicted a Year Ago," Le Monde, 22 February 2023.

        責 編∕韓 拓

        The Dilemma of Scientific Universalism: History and Reality

        Zhang Jun

        Abstract: The academic endeavors in the Western Social Sciences circle are part of the enlightment tradition to explore the "universal law" in human behaviors as well as human societies. Though these explorations have brought forward precious intellectual fruits, they also reflect the Western Centralism and serve to maintain the western dominance in the world system. Therefore, a critical perspective is needed to better understand, evaluate and apply the various achievements of Western Social Sciences.

        Keywords: Western Centralism, scientific universalism, index politics, social sciences

        [責任編輯:韓拓]
        色色综合网|久热国产|偷老熟妇和小XXXX视频|天天草夜夜草

          <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