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 > 學術前沿 > 成果首發 > 正文

        科技人文的融合創新與互動發展

        【摘要】數字化、人工智能等科技的騰飛推動著當今人類社會進入全新時代,也為人文社會科學的創新發展及知識增長和學科建構賦予了新動力。人本主導的科技與科技引領的人文的共生共進,是人類社會發展和文明進步的主旋律;拓展學科知識體系、明晰研究方法之間的內在關聯,將科學技術和人文社會科學與以人為本體的思維、行為科學及生理、腦理等多門類相關學科進行大跨度、大縱深的學科交叉融合,能夠奠定認知變革的學理基礎,進而在數智化時代背景下從大科學視角探討科技與人文深度融合和創新發展的可行性與實現途徑。

        【關鍵詞】科學技術 人文社會科學 數智時代 深度融合 創新發展

        【中圖分類號】G301 【文獻標識碼】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23.21.006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經濟發展面臨新局面、呈現新特征。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不確定性及全球共性問題的復雜性日益深刻和加劇,現代科技加速迭代、傳統理論發展陷入滯緩,沖擊、挑戰和機遇交疊并存,迫使人們開拓新思路,以多賽道科技騰飛和自我認知提升雙輪驅動、科學技術與人文社(會)科(學)的融合產生新動能,采取新舉措,奮力和創造性地在中國式現代化建設中尋求和實現新突破(韓啟德,2022;王國成,2022)。

        科技與人文融合發展是人類文明進步的主旋律

        回溯科學技術(也包括人文社科)的產生源頭和發展歷程,可凸顯科技發展與人類社會文明進步之間密切的內在聯系,也有利于更好地預見和把握人本主導下未來科學發展的特征、走向與趨勢。

        勞動、工具和效率。勞動(人與自然交互和人與人之間交往的基本活動方式),是人類生存之必需,創造和推動了人類歷史發展。勞動促使猿轉變成為具有自我意識的人。在長期的集體勞動和相互交往過程中,人們需要彼此響應和交流意見,從而發明了符號、圖形和音節等,繼而產生語言。語言促發思維,而思維的發展又促進了人的感覺器官和大腦的發展。感觸和交流是人的自然屬性與社會屬性,文字是人類用符號記錄表達感受和信息得以傳遞交流的方式和工具。文字的產生標志著社會文明有了劃時代的進步。進而知識產生、積累、傳播、專業化、體系化,就形成了學科或科學及在應用實踐中的技術。這是人類社會文明和科技進步的源頭、主脈絡和內生循環鏈路。

        在長期的勞動及轉化過程中,人類學會并能制造和利用勞動工具(即凝結了社會面貌方方面面的“生產工具”)有目的地支配自然,而且還加強了群體內部成員之間分工協作的作用,并使各個成員意識到加強這種協作的好處,從而強化了這一歷史階段的自我組織。人類社會就是隨著勞動工具、勞動方式等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在自發組織的基礎上逐步演進而來的。勞動不僅把自然資源轉化為財富,而且是整個人類社會最基本的活動,它不單是一種自然力,還具有社會性,即社會勞動。正是在這種社會性勞動中,人及社會本身被創造出來,同時,勞動智慧知識、勞動的分工在不斷地交融中生產、積淀、傳承和創新知識(體系)。勞動對人的機體其他部分的形成具有直接的作用,尤其是對語言和思維器官的發展有重大的作用。

        語言也發端于勞動中人與人的交流。一方面,語言的產生有其內生的必然性。隨著對自然界認識的逐步加深,人類需要運用概念進行思維。人類在勞動中不斷地開動腦筋、想辦法,思維能力也是在勞動中產生和逐漸發展起來的。另一方面,由于勞動的發展深化,人們的協作交流逐漸增多,自然就有了對話交流的需要。勞動、語言、思維推動了人腦的形成和發展,人腦的形成和完善又提高了人的勞動技能、語言和思維能力。它們相互作用、互相影響,在生產勞動實踐中發展和完善。

        原始社會的石器類勞動工具生產力技術低下,難以解決基本溫飽問題;封建社會出現了鐵器勞動工具,鐵農具的使用促使農業生產力水平顯著提高,私田大量出現,打破了奴隸制,促使一家一戶的小農經濟出現并發展;現代工業社會以大型機械化為代表的勞動工具能夠更高效率地為人們生產更多的物質財富、大幅提高人民生活質量??v觀歷史,工具的發明制造是人類社會發展進步的標志,反映了一定時期的生產力水平,影響著社會關系和社會財富分配。不同時代的勞動工具、科技水平和制度等與相應的社會文明形態和面貌也有著必然的內在關聯,由此可勾勒出社會演進的大致輪廓和脈絡(Steane, 2018; Kane et al., 2022)。

        效率,無論是經濟活動中的資源配置效率、勞動生產效率,還是社會結構的勞動分工效率和科學探索的效率等,都是相對于主體和特定目的而言的,用以衡量達到目的的有效程度,與勞動主體、勞動工具、勞動方式有著密切的內在關聯。由此,改進勞動工具、改善勞動方式,才能夠更好地服務于勞動主體。任何時代、任何階段、任何條件下,工具、效率和科技等都不可能脫離勞動主體和目的而獨立存在。

        綜上,勞動是人類生存之必需,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人們不斷地摸索嘗試、積累經驗、改進勞動工具和方式,提高勞動效率,也就促成了科技的發展和進步。

        科技的支撐、替代與輔助作用。人類由勞動進化而來的本質和特點,決定著科技的本質屬性和與人類的關系,是為勞動主體改進工具、便捷利用、提高效率。自中世紀歐洲萌發了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創造出先進的生產工具,提高了勞動生產率,新興的資產階級在政治、經濟、思想文化等領域向落后的封建貴族勢力發起了全面進攻,推翻了封建主義的生產關系。這極大地促進了以人自身為核心的人文學科的分化發展。與此同時,自然科學各學科相繼從自然哲學中分化獨立出來,進入了全面快速發展時期,并且為認識人文社會現象提供了新的模式、方法和工具。19世紀中葉以來,研究具體社會活動的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等社會科學分支相繼發育成熟,又從哲學及其他人文學科中分離出來,取得了獨立的學科地位,人文社科研究的社會建制開始形成。至此,人文學科、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相互促進、彼此交織的科學體系開始形成。

        從理論規律的適應性和方法論角度看,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主要研究人與自然交互中自然物的屬性和規律,以及集體勞動中的共性特征,人文社科則是以研究個體行為和社會組織為主,而人類社會本身又是個體與群體的協調統一。相較而言,自然科學的時代性較弱,繼承性較強;人文社科的時代性較強,繼承性較弱。自然科學體現的是一種以探索、求實、創新為核心的科學精神;人文社科體現的是以追求真善美等價值理想為核心,以人的自由和全面發展為終極目的的人文精神,以求得自我認知和自身解放,如此等等??傊?,人文社科與自然科學相通而又在許多方面存在顯著差異,使其成為有別于自然科學的相對獨立的知識體系。

        科技發展和文明進步的底色是融合一體的,相較而言,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的主客體相對可分、方法通用、邊界清晰,主要是輔助、支撐、替代和提升人的體能;而人文社科的主客體不可分、合體、邊界交互模糊,更側重提升人類智慧和創造力;統籌科學與人文的融合發展、科學文化與人文文化的融合、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相互滲透、科技創新生態與人類文明生態高度耦合,預示著未來的科技與人文融合發展,正在由體能釋放轉向精神解放。如火與能源利用、交通工具演進、大工業機器發展、計算技術迭代、信息技術興起和物智互聯的鋪展,以及對混合智能的探索和應用等,都是很好的例證(黃忠廉,2020;郜清攀,2022)。

        文明進步與人類福祉增進??萍际侨祟惿鐣M步的重要驅動力,不斷推動文明發展。然而,科技并非孤立存在的??萍夹枰休d主體,需要與人文素養有機結合,初心和目的都是增進人類福祉。因此,隨著人們欲求的增長和社會復雜程度的加劇,大跨度、大縱深的科技與人文的融合發展愈發成為了一種趨勢,成為了新時代的重要課題??萍寂c人文的融合發展,需要人文素養的引領和影響,需要科技服務于人類文化的發展,為人文領域的發展提供強大動力。如數字化技術讓人類文化、藝術作品等得以采用數字化的方式進行更高質量和更為便捷的存儲與展示,極大滿足了更多人的精神需求和享受,啟迪了人們的靈感、激發了人們的創造性??萍寂c人文的協同合作、融合發展,是時代的需求和趨勢,只有合理利用二者的互補作用,使之相互促進,才能實現科技和人文的共同發展,推進社會智慧水平不斷提升??梢哉f,科學與人文融合的程度決定了人類誕生和世界演變的歷史、現在和未來。

        語言、知識和科技發展,促進了生產力水平不斷提高和勞動生產率持續增長??萍及l展與勞動主體和對象的結合,使科學技術與社會生產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極大地增進了人類福祉,同時也為人類利用科技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將勞動-語言-知識-科學貫穿起來考察,能更為清晰地看到科技發展與人類需求和文明進步的內在關聯、歷史邏輯和演進主脈絡,也為未來大科學時代科技與人文深度融合的必然性和有效性奠定了學理基礎。勞動、勞動工具、勞動分工,科技與人文也有分野,雖然在不同的時期,科技與人文兩大門類學科的發展歷程中,存在著形態的分分合合,發展的相對快慢,分析工具方法的異同,但科技與人文社科的融合演進始終是縱深的專業細化與橫向的拓展交叉并行,都是相互依賴、相互滲透、相輔相成、共生共進的,都是促進人類社會發展和增進民生福祉的。

        人本主導科技與科技引領人文

        科學技術的主體是人,載體是人的思維認知和行為能力,精神追求是實事求是、探索事物的內在規律,目的是服務于人及社會的全面發展,也是代表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萍嫉南冗M性、引領性促進和輔助人文社科的發展,但其又是在人本主導下發展的,未來更是要在與人文的融合創新中互動發展(李奮生,2009;Friedenberg and Silverman, 2015)。認清這一點,有助于理解和把握科技人文各階段關系的緣由和結合點,有利于改善人文社科研究中理論認知往往滯后于現實發展的狀況,從而強有力地助推人文社科的科學化。

        科技與人文的關系。歷史上科學技術每一次革新都在推動著人類的進步,任何一次科技進步和工藝革新,都是人的智慧結晶和創新成果。從個體手工制作到機械化規模生產,從燃煤蒸汽動力到電力核能驅動,從烽火傳書到電話電視,從算具和PC(個人計算機)到物智互聯等一系列技術進步,都極大地提高了人們的生產力和生活質量,也使得人們的視野更加開闊和自由。從探秘太空宇宙到XR(擴展現實)和元宇宙,多領域專家的共同協作和交流,實現了多技術耦合的重大突破和發展。這一切源于人類對自由探索的堅持,追求自我解放、提高生產率和資源利用效率,更加公平正義的社會福利分配等,這也意味著人本價值導向在為科技發展明確方向、賦予動能。

        科技發展有其內在規律,需要先行的人文思想實驗,繼而又為人文思辨提供科學驗證依據??茖W家首次利用深度學習量化人類意識(Ullman, 2019)發現,腦功能分區和腦極體“連接”就是大腦的核心,大腦的連接不僅僅是各個腦區之間的信號傳遞,行為與認知的出現也源自皮層區域之間的相互作用(Thiebaut de Schotten et al., 2022)、連接與協動(網絡結構與節點間的互激),或許由此能使我們更接近發現人類的智慧和創造性的“根源”,以及科技與人文融合的腦生理基礎。在研究以人為主體的社會活動、現象、運行和發展中,人本主導科技,科技引領人文,兩者相輔相成、共生共進,是今后發展必須沿循之路。

        縱向歷史脈絡的主線和社會關系(網聯交往)與橫向的學科分類和框架的經緯式合成,有助于厘清和理順底層邏輯、基本原理、轉換規則及可行路徑。人的需求拉動和智慧推動著科技的發展,而科技的先進引領,又在不斷創造財富滿足需求、激發人類智慧,形成良性循環的生態系統,這也為未來大科學奠定和建構了必要的社會基礎。

        科技與人文融合發展面臨的挑戰和機遇。以人和社會為主要研究對象的人文學科與社會科學統稱為人文社科,也可簡稱為哲(學)社(會科學)、社科或文科等,主要研究人的行為和社會現象。然而,現實社會是一個多因多果多維多元、交錯疊合、動態演變的超復雜世界,相應的人類的思維、智創是多因素相互影響交織的,行為是對非勻稱分布、非均衡呈現、非線性演變和非穩定狀態等外部網聯和環境條件變化的綜合響應和處置,理論也在不斷接受實踐檢驗中逐步校準方向和豐富改進內容。近年來相繼興起的認知經濟學、神經元經濟學、類腦科學和混合算法等科學前沿分支,就釋放了強烈的信號(尹飛,2019;喬·莫蘭,2023)。

        客觀對象和社會發展,人與自然交互中人為主導的復雜性,大腦神經的刺激-響應模式等是不分學科的??茖W研究的專業分工、自然科學(工程技術)與人文社科的分野也是隨時代而產生、隨歷史發展而演變的。研究視角、方法選擇,數據模型、算法算力、因果實證、檢驗評價、學術規范和話語體系,從理性邏輯到智性邏輯等,這些都要涉及作為科技人文融合基礎支撐的數據科學發展的戰略方向問題:一方面是開發利用生物芯片、腦機接口等不斷發展的新技術,實時獲取真實狀態的高保真映射;另一方面是不同類型信源、信道和信息的數字化刻畫底層邏輯、規則轉換,打破局點、片面、單層和半程的思維窠臼與慣式(Brass, 2022)。

        人本主導科技與科技引領人文的深度融合所面臨的嚴峻挑戰主要表現在:數字思維、融通(計算)思維、元(量子)思維和系統思維等思維層面的變革與升華;遵循人與自然的關系規律,要堅定人本、直面現實,相互參照、借鑒輔助,從以物為主要對象到解決人的復雜決策問題的研究視角的轉換;觀測學、數據科學、算學、計算機科學、(類)腦科學、智能科學等多學科融合的數智科學、智算科學及新文科和新工科等學科的重構與創立;基于主體的數智(人文)社會科學、側重內生機理的數智社會網絡和結構演變的分析科學;現象感測,因素分離、條件可控、場景復現,因果推斷、數據因果與事實因果、邏輯推演、雙盲評校、計算實驗和系統仿真以及相應的尺度維度、話語體系和評價標準,等等。需要突破的問題和障礙有:觀念認知方面的阻礙和由此帶來的利益調整,科技投入、發展速度與實力、科技安全和倫理、教育和國民素質,以及跨學科基礎科學研究薄弱等方面的困難?;跉v史、地域、緣起有所不同,人類共同的文明財富、人文社科研究中的創新和弘揚也應有所區別,以便更好地繼承、發揚、應用和提升。

        宇宙中存在著更大占比的暗物質和暗能量,因此通過人類現有的自然科學所研究的能發光、能感測到的存在物,是很難真正完全了解宇宙的。類似地,人文社科僅靠慣用的能感知獲取的數據,也是很難真正認識到人類社會全貌和本質的。

        當今科技日新月異,抓住科技與人文深度融合的戰略機遇,更需要深入探討綜合領域中未來科技發展趨勢,展望人類社會可能迎來的變革與挑戰。從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到可持續發展,當前亟需探尋科技與人文的融合點與可行路徑,讓科技更加關懷人性,增進人民福祉。未來科技與人文的融合將為人類社會帶來更多機遇和挑戰,需要在科技創新中保持理性思考,確??萍嫉陌l展能為人類社會的繁榮與進步貢獻更多積極力量。

        人類社會具有超然復雜性,相應的人文社科必須要創建和確立對人本的人-自交互更具針對性、相對獨立的研究方法和學科理論體系,而不只是模仿和照搬對純自然世界的研究。由于本質屬性的規定性,要在科技與人文深度融合中創建發展更適合人文社科研究的視角、邏輯和范式方法。

        數智時代科技進步的主要特征

        當今人類社會進入了數智時代,人類自身欲求加速提升、社會結構演變日漸復雜,在與文明步伐可能的匹配協動中,科技進步也表現出一些新的顯著特征,展露出融合創新、互動發展的必然趨勢(趙敏等,2023)。

        數智時代的驅動因素和源動力??萍寂c人文的融合,是人類社會發展和文明進步的強大動力??萍歼M步影響人類的作用方式和顯效點比較直觀、相對集中在體能方面,人們可相對容易地感知和觀測到,而對人類腦力和心智的作用則更為深層。數智化技術側重多學科交叉融合、智力模仿激發和應用場景牽動,更強調通過復合型知識結構和多元化方式來實現。

        社會生活中不確定性因素日趨增多,科技進步對客觀不確定性的揭示和解決與日精進,但對人文主觀的不確定卻很難捕捉和發現其規律。人與自然互動中人的主體性、易變性等人文復雜特性的影響作用激增。在邏輯推理與因果分析上,傳統的科技認知模式具有線性思維、表象分析、閉環循序等特點,需要“橫向展開+縱向貫通”跨域跨層級,借助數智化手段對主體行為痕跡、結構的形成演變、非常態突變現象等進行精準地刻畫和認知,需要更具目的性地由人文為科技進步賦予核心價值。

        “數字”的遍歷,“智慧”的激蕩,創造性的劇增,價值的共享,觀念的轉變,認知的提升,皆是數智時代“數”與“智”的核心含義和主要體現,“數智”強調了數據的價值增強,開辟了連接現實與理論的新的、更加完善的通道。但是數智并不意味著僅憑數據與“智慧”就足以影響未來,更關鍵的是更深刻的認知、“數智賦能”作用機制、技術應用的底層架構和擴散機制等。隨著各類學科的發展呈現出專業、精細、深化,以及邊界的模糊淡化,多源多類不確定性導致的科學自身的內生復雜性急速加劇,將交叉滲透的多學科聯系起來,根據數據(信息)流主線的源頭獲取、自動處置、微觀深化和實景應用四個環節,可概括出當今數智時代科技發展的基本特征(王國成,2021)。

        一是數字化??萍歼M步中的數字化,主要是指通過數字映射在現實對象與理論空間之間建立對應關系,感觸、認知、思維、增知,理論認知能逐步逼近真實現象,也能更好地為科技進步提供基礎支撐,并服務于數字技術在經濟管理及其他領域的深化應用。二是智能化。人工智能的發展和應用,相關產品已經能夠具有仿照人的思維和行為方式、并盡可能滿足人的各種需求的屬性。進一步,人工智能的發展已經開始由釋放和輔助體力轉向增進心智活動,也能進一步深入探討、揭示和解釋社會各種復雜現象的演變過程、生成機理和態勢變化。三是元觀化。經典物理世界中有宏觀、中觀、微觀的層次之分,后來兩端又擴展為更大的宇觀和更小的渺觀,如今又進一步深入到最底層的基本粒子層面,構成整體的基元、多元、微元的元觀,促使分析研究任何事物,也包括探索人類社會,都能夠深潛到最底層。四是融通化。大到宏觀總體,小到基本粒子,中間有多層次貫通、縱橫交錯通連和系統整體協調,通宏洞微、融合通達,數智類技術能為探索研究現實對象細微變化、精準感知、交互關系、中間過程和宏觀態勢演變之間的內在關聯、雙向轉換提供可行的實現渠道。

        數智時代的思維認知變革??茖W技術是推動人類社會發展的工具,然而本質上,科技是人的思維和認知變革與升華的產物??萍歼M步對人類社會全方位、全過程影響中,最核心的價值、最根本的轉變是人類思維認知的轉變和躍升??萍嫉膭撔滦?、先進性和實用性為思維訓練、認知變革和能力提升提供了基礎平臺??萍忌罨透轮祟惖乃季S方式,改變著思維和理論世界中的現實背景及對接途徑,乃至改變著社會實踐的整體面貌。例如,當今的互聯網、移動通訊和數智化技術,都是從感觸獲取的源頭到最終的實現方式,全面影響和改變著人們的思維認知和行為方式。

        從一般勞動(體力與腦力、肢體與心智)的角度來看,人工智能的未來發展方向,是否或在多大程度上、以何種方式替代或是輔助人類,這一問題的本質是對人類智慧和創造性的考驗,需要人類自身的權衡和抉擇。隨著科技的發展,從基本粒子屬性、個體差異、內在成因、演變機理和傳導過程,到多源多態異質異構和態勢場景遍歷,這些必然會引起人們的認知發生徹底變革。

        從元宇宙和生成式人工智能大模型等來看,其意義在于給元思維、生成式科學更好的注解啟示(肖仰華,2023),指明發展方向和實現方式(途徑)。“元”聚焦基本、根本的問題,“元思維”,又叫元認知,是最根本的、底層的、基礎的思維,實現價值最大化作用,在元思維層面上,科技與人文、元與總(一與多)是天然融合的。數智化技術可使多模態異質異構的四實數據(實體、實景、實時和實效)實現雙向對接轉換、腦機對接和虛(數)實融合,能幫助人們擺脫成見或思維定式,同時有利于培養人的縱深洞察力,更有助于拓展和聚焦人的視角維度,培養形成靈活的創造性思維。

        簡單地說,元思維就是對認知的認知,對思維的思維,能夠成為思維之“元”。通常說的思維,所指向的是大腦主體對外在事物和條件變化的映射變換,而元思維所指向的是思維自身和事物的本源,或者說是反身思維。如果我們把各種各樣的思維方式看成是代碼、組件和程序,元思維就是由始至終的統一指揮協調的“程序員”(Trewavas, 2016)。

        從元思維與量子觀的宇宙上來看,塵粒與宇宙、人與自然,一與多、靜與動、有限與無限、虛與實、理論與現實、認知與實踐,科學價值觀和評判標準等,在元觀化和元思維的視野里是有機銜接通連的。數字化和智能化為信息數據的獲取、傳遞、加工和應用提供了新的更有效的工具,加之問題導向和元觀化、融通化的分析建模、算力開發和算法創新等,有助于更深刻地揭示人類社會日趨復雜的微觀成因、內在機理和演變過程。

        大科學視域下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實現路徑

        科技的發展需要人文的價值定位和文化賦予的獨特力量,文化的發展又需要科技的助力,二者相互滲透,在互鑒共進中不斷發展,并在社會實際運行中相互支撐。確立和發展大科學觀念與視角,是數智時代的鮮明特征和歷史必然,明確了科技與人文深度融合發展的方向和可行性,設定和鋪展了演進的軌道及路徑。

        數智化、大科學為科技人文融合創新提供新機遇和可行性。數智化時代逐步形成、確立和運用大科學的觀念、研究視角和思維分析方法,能為科技人文融合創新提供新的機遇和可行途徑??萍枷蛏?、科技進步需要人文的價值導向和統一,人文社科發展中需要科技精神和科技的賦能助力,科技和人文不斷加深的融合,不是簡單的添加組拼,而是相互滲透、動態調適。

        不斷探索實踐中的跨學科和交叉延展類新學科,雖然是由滲透、嵌入、組合到融合等不同階段和形式遞階演進,但大都還是在現有學科基礎和框架上,以“A + B + …… + N”的拼盤組合模式出現,進行部分交叉和便捷延展,如:“物理+化學”,“計算+經濟”,“專業領域學科+管理和系統科學”等;而另一種是深度融合模式,研究的視角、手段、理論基礎、核心內容在底層邏輯和轉換規則上,是認知上的變革、創新和升華,如數智化、人機融合的設計類科學、生成式科學和介科學等,甚至是文理工農醫算數智等大門類跨越超越和跳出躍升,而XR、元宇宙、區塊鏈和內源生成式大模型方法,也將創造出虛實融合的新質生產力的學科。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為之提出了更高的實踐需求和更廣闊的發展空間,能更好地體現科技人文深度融合的時代意義和必要性。

        在博大精深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自強不息等思想精髓就蘊含著人本、融合的理念;而虛實交融、沉浸體驗、天賦秉性、學習記憶、捕捉提煉、認知變革,自我調適、轉型提升等人文深化研究,逐步趨向以人為主導的科技進步和文明發展;新時代的科技現代化下,科技人文融合創新的核心和難點是人類自身的認知變革,當下表現為虛實結合、數實融合、混合智能、人機融合行為耦合的理論探索和在應用實踐中的對接,以及科技與人文源頭底層上的互滲互助等。

        隨著數智化和大科學的不斷發展,科技人文融合創新正迎來前所未有的新機遇。數智技術能為人們提供更加全面、精準和高效的數據分析與信息處理能力,通過數字化(大數據)、人工智能、元宇宙和區塊鏈等先進技術的應用,人們能夠更好地挖掘和利用海量數據中的價值信息,實現數據的價值增強,為創新提供強有力的支持。例如,在醫療領域,通過對海量醫療數據和病例的分析和處理,醫生可以更加準確地診斷疾病、制定治療方案和預測疾病發展趨勢,從而提高醫療服務的質量和效率。

        從發展歷史看,科技與人文二者是相互影響、交織融合的。一方面,科技創新助推人文社科研究的深化和文化產業發展,引導人文社科領域走向數字化、互聯互通;另一方面,人文社科研究和文化因素引領推動科技進步的作用不可忽視,可表現為顯性或隱性作用,二者在助力與阻力的沖撞激蕩中加深融合、促進創新。當今大科學技術的興起為科技人文融合創新提供了新的可行性。例如,生命科學、納米科學、材料科學等領域的不斷突破,為人們提供了更加深入和全面地對生命和物質世界及相互關系的認識,也為創新提供了新的機遇、思路和方向。但同時也要注意,大科學技術的發展可能會帶來一些新的倫理和社會問題,更需要科技人文的融合來共同探討研究和解決。如在人工智能領域,如何保障人工智能的公正性和安全性,避免其對社會和人類造成負面影響。

        科技人文的相互促進和融合創新,有助于人類社會更加全面和可持續的發展,人們可以更好地挖掘和利用科技的價值,為人類社會帶來更多的福祉。同時,也能夠促進人們對科技發展的深究和反思,避免科技濫用??萍寂c人文的融合發展是未來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凸顯以下方面的重大意義。

        一是促進全面永續的創新和發展??萍紕撔率球寗由鐣M步的重要動力,而人文思維則是創新的源泉??萍寂c人文的融合能夠讓科學技術更加人性化,更好地滿足社會發展需要,促進人文和精神世界更加豐富活躍,由此產生的創新將為社會帶來更加巨大的發展機遇。二是推動現實應用和解決復雜實際問題??萍歼M步能夠為解決許多人類面臨的重大問題提供有效的技術手段和思考框架,但如何應用科技來解決這些問題則需要借鑒人文思維的智慧,方能為多場景社會復雜問題的解決提供更加綜合、全面和適用的方案。三是規劃、設計、塑造和引導人類未來??萍及l展正在對人類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而人文思維則能夠為科技發展指明正確的方向??萍寂c人文的融合發展為預見人類未來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工具,使人們能夠更合理規劃、設計塑造、主動引導和把控調適未來的社會形態、運行方式和可能的演變。

        主體客體的虛實結合,思維和知識的結構演變,社會生產生活方式和科技文明進步,在本質上全都可以歸結統一到人的認知變革上,只有從根源層面變革思維認知方式,才能更好地把握和利用科技的優勢(孟繁哲,2023;張玉卓,2022)。

        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實現路徑??萍寂c人文的融合創新是一個復雜而又廣泛的話題,涉及到多重場景、多個領域、多種因素、多級層面和多徑連通,有力和有效地推動科技與人文的深度融合和創新發展的實現路徑,可以從以下方面來思索和探討。

        首先是認知觀念和研究視角的轉變與提升。要從認知觀念上深刻、清醒地認識到科技與人文的內在關聯,兩者并非相互排斥,而是相互補充的。要有開放包容、多元組合、協調融合和動態調適的態度與相應的行為選擇,培養形成和逐步增強跨學科融合的思維和意識。建立跨學科研究團隊、交流與攻關平臺,促進科技與人文領域的深度合作,共享資源和知識,協力解決人類社會面臨的共同問題。發現和挖掘科技的潛在價值,加深對人文關懷的理解與認識,需要科技提供工具和方法,人文注塑價值和意義,只有充分理解這種關系,才能推動科技與人文的深度融合。傳統上分別隸屬于不同的學科領域、缺乏有效的交流與合作的科技研究和人文研究,兩者融合選擇研究視角時,需要打破學科壁壘,鼓勵科技與人文領域的學者進行交叉研究,從單一學科的傳統視角轉向跨學科視角,共同探索新的研究領域和問題。值得注意的是,實踐是認知和理論的源泉,也是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根本途徑,需要重視問題導向,通過實踐來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推動科技與人文的融合創新。

        其次是分析方法和研究范式的迭代更新??萍寂c人文的融合創新必然需要分析方法和研究范式的不斷迭代更新。傳統的研究方法和范式往往局限于各自的領域和學科,無法滿足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需求。而微粒量子層面的分布-整合化的通宏洞微式思維,與大科學和算法算力支撐的生成式人工智能大模型,在原理和技術展開路線上高度吻合,也必然引起相應的分析方法和研究方式的迭代、變革與躍升,更有力地推動科技與人文的深度融合。一方面,人們需要引入新的研究方法和技術,如數字化、人工智能等,來擴展和深化我們對科技與人文的理解和研究。這些新的方法和技術能夠提供更加精確和深入的數據分析和預測,幫助我們更好地了解和預判科技與人文的互動和影響。另一方面,人們也需要嘗試新的研究范式,如跨學科研究、虛實融合的實驗研究等方法和范式,打破學科壁壘,促進科技與人文的交流和合作,更好地了解科技與人文在實踐中的應用和發展,促生新的研究成果。

        再次是知識的傳授和學科設置層面的改革優化。知識的傳授教育、相應的學科專業和課程設置的改革與優化,也是實現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重要途徑。知識的教育傳授過程中,需要秉持科技知識與人文知識并重的原則,強調二者的相互聯系和相互作用。高等學校的學科專業、課程設置和教學方式等也需要基于數智技術、在大科學視野下進行相應的調整、更新和優化,需要打破傳統學科專業的限制,建立跨學科的專業和課程,以適應新時代的新需求。例如,可以在更大范圍內開設科學哲學、科學技術史、科學社會學和計算社會科學等課程,讓受教者從多角度全面了解科技與人文的內在關聯與相互作用,重視新文科、新工科和文科實驗室的創立和建設。還應該注重交叉融合和實踐教學的環節,可組織學生參與科技與人文融合的創新項目,通過實踐讓學生更好地理解和應用所學知識,同時也能夠培養他們的實踐創新能力,以培育出更多的跨界跨域跨學科的復合型創新人才。還需要建立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智庫,并注重發揮專家的作用,吸引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共同研究和探索創新問題。培養和提高公眾的科技人文素養,在學術研究中樹立多元融合的觀念和視角,運用問題導向的方式和方法,培養人們的創新思維和批判性思辨能力。在基礎知識教育、藝術教育、技能傳授培訓、科普教育等領域和方面,通過使用XR等技術,讓學生可以身臨其境地參觀感觸歷史遺址、探索宇宙和深海等無法親身體驗的地方。這不僅可以為學生提供更具吸引力和互動性的學習體驗,還可以拓寬視野、增強其對人文知識的理解。

        最后是產業應用和政策引導的助力保障。產業應用是推動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重要環節、載體、平臺與途徑。在產業應用中,通過引入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等方式,推動產業的轉型升級和可持續發展,形成新的物-智互聯平臺和良性循環新生態,同時也可在實踐應用中檢驗創新成效以進一步修正升級。相應的政策引導支持無疑在推動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中具有至關重要的保障作用。一方面,政府可以出臺鼓勵和支持科技與人文融合創新的相關政策規劃及措施,設立專項資金投入新基礎設施建設,提供稅收優惠政策等,激勵企業和機構開展相關的研究開發;另一方面,政府可以通過制定規范和標準,關注科技發展帶來的倫理和社會問題,鼓勵和引導科技企業積極承擔社會責任,保障科技發展的公正性和安全性,同時也規范企業與社會的發展。

        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離不開科技的戰略支撐,也離不開文化的繁榮興盛。任何一項偉大事業的背后都存在支撐該事業的無形精神文化氣質,所有的社會進步都根植于特定的文化土壤,這是被歷史和現實無數次證明的規律??偨Y和利用好這方面的規律,大力促進科技與人文的深度融合,要吸收借鑒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對融合關系的精深蘊涵和精妙理解,更大地激發微觀主體和勞動者的智慧創造??萍寂c人文融合,能夠更具針對性、更科學地刻畫分析中國特色社會經濟環境中人的主體主導地位、行為方式和群體結構演變特征等內容,打破同質、線性和層次分隔等傳統思維,使得思與行、本體與主客體,人與人和人與自然結成的生命共同體,虛實交融的新質生產力與新的生產方式等諧頻互動、協調演進,更有利于社會的良序自治和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中國式現代化建設夯實理論根基(邵鵬宇,2022;張文娟,2022)。

        結語

        大科學(Big science/Megascience),是多主體多學科多種方式合作、直面自然世界和人類社會整體、能從底層基本單位貫通分析的科學,必然是科技與人文的深度融合。大科學時代,需要從根本上跳出傳統思維框架、超越原有的學科架構和認知習慣,促進大跨度的基礎科學研究和深入探索復雜決策,意味著視野、結構和學科設置及實踐應用等都會隨之發生重大變革??萍荚从谌宋男枨?,是人類與自然交互、探索大自然和知識積累智慧創造的成果,用于推動人類社會發展??萍嫉谋驹词侨?,主導是人,因而必須要有體系性地建立科技與人文大跨度、大縱深的融合創新、互動發展的觀念意識,建立理論分析工具和評判標準等,這是大科學的時代意義和責任擔當。

        參考文獻

        郜清攀,2022,《新科技革命背景下的人類勞動形態變遷》,《經濟學家》,第2期。

        韓啟德,2022,《科技自立自強厚植科學文化沃土》,《中國科技財富》,第5期。

        黃忠廉,2020,《人文社科論文修改發表例話》,北京:科學出版社。

        李奮生,2009,《科學與人文關系的歷史演變及融合之勢》,《科技管理研究》,第8期。

        孟繁哲,2023,《中國式現代化關鍵在科技現代化》,《人民日報》,7月18日,第5版。

        喬·莫蘭,2023,《跨學科:人文學科的誕生、危機與未來》,陳后亮等譯,南京大學出版社。

        邵鵬宇,2022,《新時代文化強國戰略呼喚文化與科技深度融合——〈我國科技文化建設的歷史考察與經驗研究〉評介》,《江蘇理工學院學報》,第3期。

        王國成,2021,《規則數字化:科技與人文交叉的邏輯內涵與融通理路》,《科學·經濟·社會》,第4期。

        王國成,2022,《虛實交融的元宇宙圖景中社會科學的躍升》,《天津社會科學》,第5期。

        肖仰華,2023,《生成式語言模型與通用人工智能:內涵、路徑與啟示》,《人民論壇·學術前沿》,第14期。

        尹飛,2019,《科學與人文形式規則轉換之20世紀比較研究》,《科學技術哲學研究》,第1期。

        張文娟,2022,《“文化與科技融合”促進文化生產數字化》,《學習時報》,8月19日第3版。

        張玉卓,2022,《喜迎二十大、奮進新征程 凝心聚力推動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人民論壇》,第16期。

        趙敏等,2023,《人本:從工業互聯網走向數字文明》,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

        A. Steane, 2018, Science and Humanity: A Humane Philosophy of Science and Religion, Oxford Academic.

        A. Trewavas, 2016, “Intelligence, Cognition, and Language of Green Plant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vol. 7.

        D. Brass, 2022, “New Developments in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Annual Review of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and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9(1).

        G. C. Kane et al., 2019, The Technology Fallacy: How People Are the Real Key to Digital Transformation, MA: The MIT Press.

        J. D. Friedenberg and G. W. Silverman, 2015, Cognitive Science: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Mind, SAGE Publications, Inc.

        M. Thiebaut de Schotten et al., 2022, “The Emergent Properties of the Connected Brain,“ Science, 378(6619).

        S. Ullman, 2019, “Using Neuroscience to Develop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ombining Deep Learning with Brain–Like Innate Structures May Guide Network Models toward Human–Like Learning,“ Science, vol. 363.

        責 編∕李思琪

        The Integrational Innovation and Interactive Development of S&T and Humanities

        Wang Guocheng

        Abstract: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 such as digitalization and intelligentization has promoted today's human society into a new era, and has also come into being new impetus to the innovative development, knowledge growth and disciplinary construction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The coexistence of human-led S&T and humanity by S&T-led is the main theme of human social development and civilization progress. Expanding the discipline knowledge system, clarifying the internal relationship between research methods, and integrate S&T,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with human ontology thinking, behavioral science, physiology, brain science and other related disciplines, in a large span and depth, laying the theoretical foundation for cognitive reform. Then, in the era of digital & intelligence, the feasibility and realization of the deep integration of S&T and humanities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are discusse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big science.

        Keyword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digital & intelligence era, deep integration,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王國成,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博導,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計算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方向為博弈決策、跨學科基礎研究及應用。主要著作有《計算社會科學引論——從微觀行為到宏觀涌現》《中國經濟復雜嗎——通宏洞微視角的洞見》《行為、制度、增長:基于博弈模型的分析框架及應用》等。

        [責任編輯:肖晗題]
        色色综合网|久热国产|偷老熟妇和小XXXX视频|天天草夜夜草

          <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