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 > 學術前沿 > 成果首發 > 正文

        構建人才引領驅動高質量發展戰略新布局

        【摘要】中國式現代化是創新驅動的現代化,是高質量發展的現代化,也是人才引領、人才支撐的現代化。黨的二十大報告將有關人才的章節前移、位置顯著突出,以更高視角、更大格局統籌謀劃教育、科技、人才三項工作,圍繞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提出“人才引領驅動”“著力造就拔尖創新人才”“堅持為黨育人、為國育才”“堅持各方面人才一起抓”等一系列新思想新論斷新要求新部署,提升擴展了國家人才戰略結構布局。同時,把“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充分發揮人才作為第一資源的作用”寫入《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標志著人才戰略位次顯著提升,人才戰略目標明確聚焦,人才戰略重心優化調整,我國邁入人才引領驅動高質量發展新征程。

        【關鍵詞】人才強國戰略 人才引領驅動 人才工作

        【中圖分類號】C964.2 【文獻標識碼】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23.21.008

        引言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教育、科技、人才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基礎性、戰略性支撐。必須堅持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深入實施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開辟發展新領域新賽道,不斷塑造發展新動能新優勢。”將人才工作納入黨和國家最高戰略層面布局謀劃,是中國創新發展和偉大復興之路的鮮明特色、寶貴經驗和道路選擇。當前,實施人才強國戰略已成為中國特色人才發展的國家治理方式,其背后體現著對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規律洞察、發展自信和戰略恒心。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向著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著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加快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黨中央將以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為新目標的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提升到一個新的歷史方位和全球坐標。

        在人才工作布局方面,黨的二十大在貫徹、發展中央人才工作會議精神基礎上,以更大格局、更高視角、更廣眼界進一步明確、解決人才工作定位角色、人才戰略發展方向、人才隊伍建設導向以及教育、科技、人才“三位一體”整體推動等問題,形成了一個從外在表述到內部構架,再到底層邏輯的立體化人才工作結構系統,這標志著我國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體系更加成熟完善,戰略安排和工作部署更加明確清晰,我國步入建設世界一流人才強國的歷史新征程。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以大目標引領大布局、大改革、大發展,為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凝聚強大智核能量,提供關鍵人才引領支撐。

        以人才工作新定位、新指向開啟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新征程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人才工作和人才強國戰略實施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在當前時間節點上,我國形成了全世界最全門類、最大規模和最高經濟參與程度的國家人才資源積累,一些人才素質、質量指標正在加速逼近發達國家水平。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我國人才資源總量已達到2.2億;[1]截至2020年底,我國科技人力資源總量以11234.1萬人位居世界之首;[2]研發人員總量從2012年的325萬人年提高到2022年的600萬人年,亦居世界第一[3]。教育部的數據表明,我國已建成世界最大規模的教育體系,2021年,受高等教育比例達到24.9%,比2012年提高了超過10個百分點,全國擁有大學文化程度的人口超過2.18億;[4]2021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10.9年[5]。來自科技部的數據顯示,我國全社會研發經費自2012年突破1萬億元后連年增長,到2022年突破3萬億元,位居全球第二;2022年研發投入強度首次突破了2.5%,基礎研究投入比例連續4年超過6%。[6]根據美國國家科學委員會(NSB)發布的《2022年科學與工程指標》報告,2010~2019年,中國的研發投入年均增長10.6%,遠超美國的5.4%,該報告強調“美國在科學與工程(S&E)領域的全面領導已不再可能,美國應當尋求新的發展目標”。

        與此同時,2022年科睿唯安發布的全球高被引科學家名單顯示,中國內地上榜科學家達到1169人次,占總量的16.2%,近五年所占比例翻了一番。[7]中國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高被引科學家”集聚區,且與美國的差距逐年縮小。2012年以來,我國海外留學生回國人員已經超過330萬人,[8]其中2021年回國創新創業的留學人員首次超過了100萬人,當前我國正迎來人才“進大于出”的歷史性拐點。近一段時間,我國在載人航天、登陸月背、深海深潛、超級計算、量子通訊等關鍵科技領域取得一系列國際一流成果;華為、騰訊、大疆、阿里巴巴、字節跳動、曠世科技等科創型企業集聚了一批世界一流人才團隊,助推其取得全球前沿技術突破。根據全球創新指數排名,我國已經從2012年第34位攀升至2022年第11位,取得重要的科技躍升。據近期《中國人才資源統計報告》,我國人才貢獻率由2012年的29.8%提高至近期超過34.5%,[9]人才引領創新驅動效應日益凸顯。202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科學報告》指出,盡管美國繼續在高科技領域保持第一,但中國正在快速追趕。

        新時代十年是我國人才隊伍量質提升、做大做強的十年;是人才政策創新和體制機制改革縱深推進、廣泛突破的十年;是人才戰略服務創新驅動發展深度融合、同頻共振的十年。十年來,人才工作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的地位發生深刻變革,推動人才高質量發展、提升人才發展競爭力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偉大實踐創造之一,而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也成為中國道路、中國方案和中國之治的核心體現之一。

        近年來,大國博弈日趨激烈,全球政治經濟格局深刻調整,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加速演進。圍繞實現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堅持“創新在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成為我國總體戰略方針,其中對人才這一“第一資源”的路徑依賴、戰略依賴日益凸顯。黨的二十大報告結合中國式現代化概念的提出,在人才工作方面提出一系列重要思想,傳遞一系列重要信號,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其中,黨的二十大報告首次將“人才”放在一級標題予以重點標示,首次布局教育、科技、人才“三位一體”的工作體系,同時將人才工作相關章節位置大幅前移,使人才工作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的地位、占位進一步突出,人才強國戰略在國家布局中的優先級別進一步強化,為未來人才引領驅動高質量發展的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把舵定向。

        與此同時,黨的二十大報告第一次作出“人才引領驅動”的新表述,提出“堅持各方面人才一起抓”的新要求,申明了“堅持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新觀念,并進一步重申了“著力造就拔尖創新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實施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的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新任務,并將“充分發揮人才作為第一資源的作用”增寫入《中國共產黨章程(修訂案)》,將其明確為執政黨要長期堅持的基本路線和行動綱領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反映出黨對發展規律的深刻把握,對歷史經驗的深刻總結,對走中國式現代化人才支撐之路的歷史自覺[10]。

        “人才引領驅動”是以人才引領創新驅動,以人才引領高質量發展,以人才引領實現中國式現代化。2015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海代表團審議時指出:“人才是創新的根基,創新驅動實質是人才驅動。”2018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湖北武漢時指出:“人才在發展中起決定性作用,要把人才隊伍建設好。”2021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創新驅動本質上是人才驅動”。從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的相關內容可以看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大力推動實施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其實質是“人才驅動發展戰略”。當前,突出人才引領驅動的新導向、新構架,將為我們在大國競爭中構建優勢、搶占先機、勇攀高峰打開新通道,增加新動能。

        聚焦高質量發展,實現由“人才優先”到“人才引領”的重大戰略轉變

        “國家發展靠人才,民族振興靠人才。”經濟社會發展戰略是總體戰略、一級戰略,人才發展戰略是領域戰略、二級戰略,人才發展戰略要為總體戰略、一級戰略提供支撐,要為經濟社會發展總體目標提供服務。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人才戰略實施從來離不開“競爭”背景,人才戰略推動從來離不了“服務”要求。[11]在當前推動高質量發展、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背景下,顯著增強人才資源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引領性、支撐性,進一步提升人才要素對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水平,是推動發展方式轉型升級、走好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關鍵問題之一。

        “綜合國力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競爭。”誰能培養和吸引更多優秀人才,誰就能在競爭中取勝。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次國家崛起和發展趕超,莫不是伴隨著科技先行、人才引領。人才,特別是科技創新人才,在實現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中的作用無法取代,角色難以替換,價值難以忽略。相關研究表明,一個國家或經濟體的發達程度愈高,其人力資本(包括一般性人力資本和專業性人力資本)對其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度越大。[12]在西方,專業型人力資本是與我國“人才”最為接近的相關概念。根據世界銀行測算,發達國家的人力資本要素貢獻率達到了70%以上。[13]近期,我國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36.8%,[14]這說明我國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還存在著很大提升空間。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經歷了由“人才優先”到“人才引領”發展的重大轉變歷程。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加快確立人才優先發展戰略布局,造就規模宏大、素質優良的人才隊伍,推動我國由人才大國邁向人才強國”的戰略任務。在這里,所謂“人才優先發展”是指“人才資源優先開發、人才結構優先調整、人才投資優先保證、人才制度優先創新”。作為階段性人才強國戰略的施工圖,《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在2017年底的中期實施效果評估表明:經過多年努力,我國人才優先發展戰略布局在全國主要地區和工作條線基本落地[15]?;诖?,我國人才強國戰略推進和人才工作發展來到一個重要臨界值和轉換點。為此,在2018年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首次提出:“要加快實施人才強國戰略,確立人才引領發展的戰略地位”。同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中再次提出:“牢固確立人才引領發展的戰略地位”。自此,我國人才強國戰略進入“人才引領發展”的新階段。

        人才引領發展既是一個重大實踐問題,也具有深刻的理論內涵。筆者認為,所謂“人才優先發展”,其內涵仍是將人才資源與金融資源、土地資源等物質資源放在同等地位,只是人才發展要“先行一步”。相較而言,“人才引領發展”,其實質則是將人才資源擺在其他各類資源要素的前置、前列位置,人才資源發展在全部要素發展中處于引領地位、扮演龍頭角色。從“人才優先發展”到“人才引領發展”的過渡轉變體現出中國共產黨對新時代執政興國主要矛盾和關鍵問題的科學認知、路徑選擇和規律遵循,也與馬克思主義堅持人的全面發展觀點一脈相承。

        推動新時代“人才”概念內涵與國家戰略進階協同共振

        走好中國式現代化之路,需要依靠高質量、創新型、專業化的關鍵人才,需要依靠能夠為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作出實際貢獻、產生真正價值的人才群體。當前,我國人才相關國家戰略處在轉型升級之中,人才的概念、內涵和重心也在發生變化和調整。面對新時代的新任務新挑戰,黨的二十大和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下大力氣推動解決“人才泛化”、“人才固化”和“人才轉型”問題。新時代的“人才”內涵,更加突出專業性、創新性、發展性、貢獻性和引領性。新時代人才的核心要義是聚焦國家戰略攻關領域,解決實際問題、關鍵問題,作出創造性貢獻。黨的二十大報告進一步厘清、申明了人才培養、發展的價值觀導向:“堅持為黨育人、為國育才”;“引導廣大人才愛黨報國、敬業奉獻、服務人民”。人才群體要心懷“國之大者”,主動承擔起時代賦予的責任使命,“將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己任和奮斗方向,尋找定位、有所作為、貢獻價值。

        新時代,隨著國家戰略調整,國家重點關注支持的人才群體也發生調整變化,正由第二次全國人才工作會議確定的“六支人才隊伍”框架過渡到中央人才工作會議提出的“戰略人才力量”上來。后者主要指戰略科學家、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青年科技人才和卓越工程師隊伍。在此基礎上,黨的二十大對戰略人才力量進行了豐富擴展,將大師、大國工匠和高技能人才納入其中。黨政人才不再作為重點人才隊伍予以專門提出;戰略人才力量作為對應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所需的關鍵人才群體對象,其梯次分明的人才隊伍陣列體現了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緊密對接協同。同時,以往屬于專業技術人才隊伍體系的“科技人才”,不僅被提到“重中之重”的首要位置,而且被進一步細分為科學家、工程師兩類人才。實際上,在具體工作實踐中“科學家”和“工程師”的工作、職業性質存在明顯差異。曾有一位就職于貝爾實驗室的美國專家提出,所謂“科學家”,其工作是將“金錢”(經費)轉化為“成果”(知識);而工程師則是將“成果”轉化為“金錢”;前者重在“發現”,發現或解釋自然界已經存在的規律,但可能并不知道其有沒有用;后者重在“發明”,根據科學家的發現,將發現轉化為可應用、可兌現價值的技術、產品或服務。將重點戰略性人才群體進行聚焦、將科技人才進行細分,這些都反映出黨和國家對新時代人才工作戰略需求和客觀規律的認識深化和主動把握。

        一段時間以來,特別是2021年中央人才工作會議召開以來,我國正在通過系列化改革,加快改變“一評定終身”和以靜態評價結果給人才貼“永久牌”標簽的做法,加快整合優化精簡人才工程計劃,加快改變將人才“頭銜”“帽子”與物質利益直接掛鉤的傳統政策,努力打破“人才”評價固化、僵化的制度體系,推動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更加符合人才動態性、發展性和自我實現的內在規律??傮w上,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將“人才”的核心指代范圍、內涵、邊界進行聚焦、收窄和細分,這將有利于進一步解決人才工作較分散,人才政策精準性不足以及人才投入“撒胡椒面”的問題,更有利于發揮“人才引領驅動”的功能作用,能夠更好地將新時代人才工作與高質量發展統籌結合。

        對于地方而言,未來推動“人才轉型”需要注重“三個對接”:一是對接動能轉換和產業升級,以“創新”為核心,加快推動人才結構戰略性調整,努力提高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新動能人才比例;二是對接重點項目布局與建設,加快集聚專業化、高能級、引領性人才和急需緊缺人才及其團隊,努力構建良好人才生態和人才梯隊體系;三是對接人才發展需求,圍繞全方位培養用好人才,努力營造優秀人才自由涌現、興業發展和近悅遠來的軟環境、硬環境,努力提升一流人才承載力和包容性。“三個對接”既是地方人才高質量發展的戰略性議題,也是推動地方創新驅動發展的當務之急。

        以教育、科技、人才“三位一體”推動國家戰略目標落地實現

        黨的二十大報告在黨的歷史上首次將“強化現代化建設人才支撐”作為一個戰略主題,通過設置一級標題的專門章節來統籌謀劃,系統融合教育、科技、人才工作,從而構建起一個服從國家最高戰略目標的、有利于推動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的有機戰略體系。其中,人才工作在國家發展全局中的中心度,與經濟工作的緊密度被進一步加強和提升。

        2007年,人才強國戰略作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三大基本戰略之一被寫入黨的十七大報告和《中國共產黨黨章》,黨中央明確提出“實施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可持續發展戰略”,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打下堅實基礎。自此,我國在教育、科技和人才三項工作上致力于形成一個相互支撐、互為協同的三角形戰略構架新體系。2012年,黨的十八大在強調“深入實施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可持續發展戰略”的同時,提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代表著國家以經濟工作為中心的總體戰略迭代轉型。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將“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置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需要堅定實施的七大戰略的前三位置并列突出,明確了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作為國家經濟發展總體戰略的基本地位。2022年,黨的二十大在并列部署“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基礎上,進一步打破慣例、常規,將以往分屬社會建設、經濟建設和黨的建設三方面的教育、科技、人才工作集中論述、統一部署,體現出具有戰略全局視角的系統思維和發展考量,也反映出黨中央對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系統集成塑造發展新動能、新優勢的新理念、新構想和新設計。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以科技創新拉動發展增長的基本路徑逐步明晰。一方面,在工作實踐中,教育、科技、人才三方面工作總是相互依托、相互嵌入、相互促進的。對人才工作而言,“教育”是其前端,可以造就“潛人才”,形成人才儲水池;“創新”是其后端,是人才工作效能的重要體現。人才工作不是“就人才而人才”,在評判地方人才工作中,我們除了看人才數量、人才結構、人才水平外,更要看以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為體現的人才效能,后者是人才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在以往工作中,或多或少地存在教育、科技、人才工作各說各話、各辦各事、各自為政的相互脫節現象,形成“兩張皮”的問題。應該承認,這三者間尚未構建形成以國家最高戰略目標為導向的工作合力,在某種程度上,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最后一公里”不通暢、不落地的問題,也是三者之間融合不緊密導致的后果之一。教育領域中如人才自主培養質量不高、工程人才培養“科學化”、人才培養與使用相脫節、“錢學森”之問未完全解決等問題;科技領域中也有如基礎研究人才較弱、世界一流人才和戰略科學家匱乏、解決“從0到1”和“卡脖子”難題的人才支撐度不足等問題。而這些問題本身也是人才工作領域需要突破和解決的核心點位和關鍵任務??梢哉f,統籌謀劃、整體推進教育、科技、人才工作,是對標全方位培養用好人才工作要求的路徑選擇,三者結合才能夠真正做到創新鏈、產業鏈、資金鏈、人才鏈的深度融合。

        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到人才工作與教育、科技工作存在顯著差異??傮w上,教育和科技工作都具有較清晰的職能邊界和工作領域,而人才工作的最大特征是工作邊界的非約束性和可擴展性,其滲透于各項工作,包括所有“中心工作”(經濟工作)之中,其范圍更廣、影響力更大、復雜性更強、迭代更快、滲透性更高??梢钥吹?,人才工作和人才戰略的構建邏輯是圍繞實現國家總體戰略動態調整其工作重心和核心構架。亦可以講,“人才工作”是聚焦基礎資源、戰略資源、第一資源,既體現經濟屬性,也體現發展屬性,更體現政治屬性的一項縱貫線、戰略性安排。黨的二十大將人才工作模塊前置論述并進行“三位一體”的系統化部署,其基本邏輯是將人才工作定位由以往的保障性要素,提升到生產力要素(經濟工作)的位置和框架之中,進行前瞻考慮、聯動部署,強化了人才工作的經濟屬性,使之更加貼近黨和國家的經濟工作,也即“中心工作”領域范疇。黨的二十大報告強調教育、科技和人才工作“三位一體”,共同服務和貢獻于創新型國家建設,進一步強化了服務國家最高目標的職能性整合、體系性貫通和動力系統再造,更有利于形成一個更好服務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的有效戰略組織和落地體系。

        以實施人才強國戰略提領人才工作總體安排,強化守正創新傳承體系

        黨的二十大以“實施人才強國戰略”為主線,統籌整合布局人才工作相關安排,強調了與黨的歷史上歷次全會人才工作布局的有序銜接、一脈相承、一以貫之。放眼全球、回顧歷史,中國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世界上第一個提出并實踐人才戰略的國家實體。通過全國人才工作會議(2003年)、黨的十七大(2007年)、全國人才工作會議(2010年)、中央人才工作會議(2021年)和黨的二十大(2022年)等一系列十分重要的會議,我國人才強國戰略經歷了從提出到實施、豐富、擴展和進一步提升的發展歷程,經歷了由模仿型、追隨型到領先型戰略的發展和轉變[16]。不同時期的人才強國戰略是根據不同時期國家總體戰略的核心需求進行動態調整的,抓住不同階段的人才發展主要矛盾解決其中的關鍵問題,致力于把各方面優秀人才集聚到黨和人民事業中來,努力形成我國國際人才競爭比較優勢。

        黨的十八大以來,從我國人才強國戰略的實踐歷程看,有以下方面的經驗值得繼承和發展。其一,構建黨管人才工作合力。黨管人才既是黨中央治國理政的基本政治安排,也是推動人才強國戰略實施的重要保證。歷史經驗和實踐發展表明,要做好人才工作、推動人才發展,必須堅持黨對人才工作的全面領導,“黨管人才”是推動我國人才隊伍建設的一項重要制度優勢。我國人才強國戰略實施取得的重要成就,與不斷健全完善我國人才強國戰略思想和理論體系、政策和制度體系以及人才工作組織體系密不可分,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黨管人才治理構架是引領我國人才工作沿著正確方向前進發展的最重要、最有力、最根本的政治保障。

        其二,發揮重大人才工程的引領帶動作用。在國家重大人才工程的示范引導下,各級各部門培養了一大批高層次人才和國家急需緊缺人才,形成了點面結合、百花齊放、競相發展的高層次人才隊伍建設局面。人才強國戰略實踐證明:實施重大人才工程是實現“高端引領”,推動人才戰略有效落地的重要抓手。實施重大人才工程有利于增強全社會的人才戰略注意力、提高各級各部門人才開發投入力度,進而帶動整體性人才隊伍開發。但是同時,我們也要避免“人才帽子滿天飛”的局面,緊密結合國家重大戰略布局,動態優化國家人才計劃機構,形成定位明確、梯次互補、支持有效的國家重點人才計劃支持體系。

        其三,把握人才制度創新的工作基點。人才制度相較于人才政策而言具有管基礎、管長遠、管根本的作用和特點。實施人才強國戰略需要將制度建設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聚焦破解人才發展體制機制中的重點難點和堵點問題,推動人才制度精準創新、協同創新和系統創新,充分發揮市場配置人才的決定性作用,切實轉變政府人才工作職能,進一步簡政放權,以更大力度破除束縛人才創新發展的剛性、柔性約束,充分激發人才創新創造活力,帶動產生新一輪人才發展紅利。

        其四,遵循人才發展的基本規律。推動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實施必須遵循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人才成長規律和科研活動規律,否則就會背道而馳,事倍功半。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逐步認識到人才群體與干部群體的成長規律、發展規律顯著不同,用管理行政干部的方法來管理科研人員往往會阻礙創新、抑制創新。推動人才發展需要遵循內在規律和自然法則,不能“一哄而上”、“拔苗助長”。人才發展規律也是“一步一重天”,頂尖人才、骨干人才和一般人才的成長規律各有不同,我們需要深入認識、把握人才成長的一般模式、特殊模式、一般規律、特殊規律,并在此基礎上努力形成有效的政策對策和制度供給。

        其五,秉持開放包容的人才工作理念。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一個國家對外開放,必須首先推進人的對外開放,特別是人才的對外開放。”不拒眾流,方為江海。人類文明的發展史表明,“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往往是一個國家、地區甚至企業競爭主體發展到高端水平的“標準配置”。我們要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就需要全方位、多維度廣泛吸引集聚全世界各領域的優秀人才來華各顯其能、各展所長、奮斗圓夢。“用才不避內外”“尚賢不論國別”,才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應有的大國胸襟和大國氣概。

        以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建設為牽引,打造人才引領工作新體系

        黨的二十大強調“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的人才強國戰略新目標,其核心直指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圍繞解決“從0到1”的技術突破及原始性創新問題,實施國家人才高地平臺雁陣布局、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造就以戰略科學家為引領的國家戰略人才力量,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智核能量和戰略準備。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是中華民族在歷經數百年的衰落徘徊后奮發進取,努力向曾經的世界人才集聚、發展潮頭地位和燈塔位置的回歸復位。20多年以來,我國人才強國戰略不斷健全發展、提升進階,深刻體現著我國人才工作的時代性、發展性、科學性和傳承性。

        黨的二十大強調要“完善人才戰略布局”。這個戰略布局首先是國家“3+N”人才高地和人才平臺建設雁陣布局。在人才集聚中心城市建設高水平人才高地、平臺是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的鮮明特點、突出特征。有學者提出,所謂的人才集群化發展,其背后是一個人才空間密度與創新思想濃度的問題,[17]當前我國中心城市在此方面尚存在明顯不足,與世界一流人才高地尚存在較大差距。當前全球發展趨勢表明,一流人才匯聚國、價值鏈高端創新體,其背后往往是高水平、高能量、高輻射人才集散樞紐、創新創業增長中心、全球創意脈動中心和國際風尚引領中心。要實現建設世界人才強國和全球人才中心的戰略目標,就需要在國家全局層面上發展培育并做大、做強、做精若干戰略發展增長極、人才創新城市中心點,通過差異化布局打造人才強市雁陣方陣,構建戰略傳導網絡體系。

        在大國博弈背景下,我國人才工作和人才發展面臨戰略壓力。人才高地和平臺建設就是要建立一種壓力傳導機制,通過打造國家人才發展增長極、樞紐港、能量核、橋頭堡和策源地,以點上突破帶動引發全局人才發展“聚變”、“裂變”和升維。當前,“3+N”高地平臺的布局選擇,需要基于地方人才工作發展的基礎。中央人才工作會議提出,在北京、上海、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高水平人才高地;在一些高層次人才集中的中心城市建設吸引和集聚人才的平臺。對人才中心城市而言,入選人才高地平臺是“雪中送炭”,但更是“錦上添花”,意味著代表國家參與世界人才競爭,在國家人才戰略布局上成為人才發展引領區和突破點。目前全球趨勢是中心城市替代國家參與全球競爭。近年來是世界中心城市及城市群而非國家,正承擔起強大的全球人才中心角色。因此可以說,人才高地和人才平臺建設在國家層面布局了一個由一級梯隊、二級梯隊組成的城市人才發展競爭群、競爭簇,形成了一個以平臺為主體的自由競爭發展格局。未來一段時間,在頂層設計和實踐路徑層面,如何推動北京、上海、粵港澳大灣區人才高地和人才平臺差異化定位、特色化安排、互補化發展,形成人才支點雁陣格局構建機制,以實現國家戰略全局最優解,是一個需要細化落實重要問題。

        總體上,加快推進國家人才高地和人才平臺建設,在相關政策支持、資源供給和改革配套基礎上,需要著眼于以下幾方面工作。其一,結合國家中心城市、區域性科技創新中心、分布式國家科學城以及各地高新技術園區、經濟技術開發區、國家自由貿易試驗區以及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建設等,加大研發投入、創新創業資源投入和政策供給投入,以更大力度建設匯聚、承載一流創新人才的高精尖載體平臺,集中力量辦好一批代表國家一流水平的國家實驗室、綜合性大學和特色學院學科、國家大科學裝置中心和大科學研究中心、省級重點綜合實驗室與國家重點實驗室,以及一批科創型研發型領軍企業和高潛力創新型企業、新型研發機構,發起設立國際大科學計劃、項目,建設國際一流科技期刊平臺,大力吸引集聚一批世界知名科技、行業組織,建設一批產才融合孵化器、產業園,努力培育一批一流基礎研究、研發創新和成果轉化綜合體。

        其二,圍繞全方位培養、引進和使用人才以及“聚天下英才而用之”,進一步深化人才政策創新和體制機制綜合配套改革。進一步健全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使用、激勵和保障政策,不斷提高全球人才資源配置能力。推動外籍高端人才出入境便捷化,完善優化外籍高端人才永久居留制度,推動建設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宜居宜業國際人才社區、人才街區。大力推動權威性國際職業資格互認,為境外高水平專業執業人才提供就業從業職業發展機會和通道,完善出入境審批制度,優化流程、提高效率。深化產教融合、產城融合、職教融合和產學合作人才培養機制,將院校技術應用人才培養重心前置,將頭部企業人才標準、崗位標準、職業標準貫穿到教育體系中來,進一步深化企業、高校雙導師制。

        其三,建立完善人才高地和平臺建設組織協調和運作體系,明確相關責任牽頭單位和相關配合職能部門職責,以形成上下貫通、左右協同、高效運作的建設推動機制。同時,人才高地和人才平臺建設要科學謀劃、合理布局、有序實施、扎實推進,避免一哄而上、相互攀比、無序競爭。各地要對標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目標任務,綜合考慮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科技創新工作基礎、人才隊伍質量結構門類以及教育、醫療、居住等重要基礎設施因素等,從地方實際出發,將頂層設計與點上突破相結合,將舉國體制與先行先試相結合,因地制宜、因勢利導,特色化、系統化推進高水平人才高地和人才平臺建設,形成積累可復制可推廣的人才發展先進經驗。

        以激發人才創新活力為目標,推動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取得新突破

        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也是一場偉大斗爭。當前,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破”與“立”都有待深化。自2016年中共中央《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提出“構建科學規范、開放包容、運行高效的人才發展治理體系”的改革任務以來,我國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績,但與創新驅動發展和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相比,還存在大量需要改革破題和落地之處。特別是針對承擔國家創新驅動任務的高校院所專家人才群體,如何建立“不能簡單套用行政管理的辦法對待科研工作,不能像管行政干部那樣管科研人才”的配套制度,創新破除“官本位”的杠桿型舉措、構建“科學家本位”的組織體系,如何進一步推動對科學家賦權、人才評價科學化和有利于人才潛心研究的政策制度改革,如何落實科研創新軍令狀制度和建立以信任為基礎的人才使用機制,等等,都是新時代人才工作創新亟待突破的主題。

        面向未來、面向世界、面向高質量發展和國際化競爭,未來一段時間,“激發人才創新活力”成為國家層面人才發展制度改革的主方向和破題點。“十四五”期間,國家將聚焦基礎研究、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人才工作主陣地,重點關注那些承擔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任務的高校、院所及國有企業中阻礙人才發展、創新的關鍵癥結問題,下大力氣深入破解人才評價、自主培養、科研支持、創新激勵、收入分配、人才引進與流動、團隊建設、課題管理、成果轉化、經費使用、編制崗位、院士遴選與配套管理中不適應人才成長規律、科研創新規律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的制度障礙,進一步提升國家戰略人才力量的活化水平和創新能級。其中,在人才集聚部門和單位建立“專家本位”“人才本位”體制機制,構建“一流人才”“揭榜掛帥”“權責匹配”的組織運作體系,以及對關鍵少數高水平人才提供特殊支持、特殊通道、特別保障,是今后一段時間重要的改革思路。

        首先,以“人才本位”“創新本位”為導向改革高校院所、國有企業人事人才管理制度。在傳統計劃經濟背景下,事業單位管理是基于“行政本位”而非“人才本位”的。面對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的戰略壓力,在承擔創新驅動任務的高校院所中,傳統事業單位的人事管理方式愈加表現出被動性、錯位性和滯后性,其原因在于背后的管理邏輯、治理邏輯與科研創新規律、人才成長規律不相融和??萍及l展實踐告訴我們:單純依靠“行政管理”是管不出“一流成果”的,傳統的“參公管理”“行政本位”對人才創新甚至產生了負激勵;相反,哪里更加尊重專家、尊重學者,尊重科學家,哪里就會更多集聚、涌現出高水平人才和高水平成果。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目標的實現需要大力破除“官僚化”“官本位”痼疾。根據黨的二十大和中央人才工作會議精神,應以更大力度為人才松綁、向用人主體授權、向領軍科學家人才賦權,大力推行首席科學家、戰略科學家全權負責PI制、重大科研任務“揭榜掛帥”制和人才創新、人才發展“賽馬”制,賦予學科帶頭人和科研團隊以更大技術路線決定權、經費支配權和資源調度權,鼓勵科技領軍人才掛帥出征;同時推動建立科研項目“軍令狀”制度,加緊形成以信任為基礎的人才使用和支持機制等。以此為基礎,當前具備創新導向、創新職能的事業單位底層管理邏輯正在加速重構,一些以往在單位、部門層面的科研、人事管理配置權限正在被下放到領軍人才及團隊層面;同時更多的科研資源、發展資源和激勵資源正在向一線科研技術人才傾斜,一個以專家為中心、以人才為中心的科研單位人事管理、科技管理運行機制正在形成。未來一段時間,限制具有資源配置權力的行政領導與一線人才“爭利”,嚴查創新領域“裁判員”與“運動員”“雙肩挑”行政領導的國家資源套利行為,將更有利于形成專家學者真正發揮作用的高校院所人才發展環境。

        其次,將“破四唯”和“立新標”有效結合,發揮人才評價制度改革的龍頭引領作用,著力建立與創新活動規律、人才發展規律和社會主義市場競爭規律相契合的人才發展制度。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強調:“加快建立以創新價值、能力、貢獻為導向的人才評價體系,形成并實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潛心研究和創新的評價體系。”人才評價,特別是科技人才評價制度是推動我國人才發展,引領人才創新的基礎性制度、杠桿性制度,對加快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優勢國家戰略人才力量至關重要。在傳統“四唯”(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人才評價體系下,一方面,我國在科研論文發表數量和國際專利申請量上已穩居世界第一;另一方面,我國在科技領域、產業領域內還存在一些關鍵技術“卡脖子”、“卡腦子”和“捆四肢”問題。當前,大國博弈日趨白熱化,我們不能僅“在別人的地基上建房子”,而使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那樣我們的“房子”終將難以穩固。在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的戰略背景下,傳統的人才評價標準、人才評價體系已經難以適應打造世界一流人才隊伍的發展需求和高質量發展的戰略要求,亟待建立一套適應奪標型國家人才戰略安排、匹配原始性創新、顛覆性創新的人才評價準則。貫徹落實黨的二十大有關人才工作任務的部署和中央人才工作會議精神,首先要大力建設以一流成果為引導、效標清晰、分層分類、公正公平的人才評價機制。在不同領域、不同行業、不同專業、不同部門,其“創新價值、能力、貢獻”的具體體現、對應效標各有不同,甚至存在很大差異。例如,一個高水平“醫生”“大醫圣手”首先要解決“會看病”“能看病”“看好病”和“看難病”的問題,而不是發表高水平論文的問題。用科研論文決定和評判誰能晉升“主任醫師”正高級職稱,而忽略作為醫生這一專業群體服務對象的患者評價、社會評價,會帶來評價目標與評價手段的脫節和背離。在科技創新領域,對于承擔國家重大攻關任務、從事基礎研究、開展應用技術研發和社會公益研究的人才,其評價標準、方式、機制也應各有不同。因此,只有結合建設世界一流人才強國的戰略目標,進一步對戰略人才力量進行分層分類,進一步依據職業、崗位、專業規律及人才發展規律,明確不同領域人才群體“創新價值、能力、貢獻”所對應的顯示器、衡量點和目標值,并進一步回答不同門類、不同性質的人才評價“誰來評”“怎么評”“評什么”等基礎性問題,才能有效構建有利于真正的創新人才自由涌現、脫穎而出的人才創新生態體系。

        最后,加快構建“一流人才主導發展”的科研管理體系,讓一流人才選拔、培育和使用一流人才,為頂尖人才在國家科技體系中發揮更大主導作用提供空間、開辟渠道、提供支持。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才是自主創新的關鍵,頂尖人才具有不可替代性。”一流人才數量雖少,但其作用核心關鍵。有學者提出,真正取得世界范圍內原創突破性成果的才是一流人才;“四唯”“五唯”評價實際上是較低評價標準,而低標準很可能會造成學術平庸和泛濫;加大對二、三流人才的資助,并不會推動原始性創新。[18]作為被譽為“真正接近諾貝爾的人”,耶魯大學教授陳列平認為,“一個領域的科學家,能獨立思考、獨立作出重大發現的只占5%”。然而,世界一流強國之間的科技競爭關鍵實質上恰是其頂尖人才群體之間的競爭;一個國家“一流人才”的量級和水平決定著這個國家創新能力的上限和為全人類作出貢獻的大小。在高層次人才集聚方面存在一個“人才對數規律”,即一流人才評出一流人才,二流人才評出三流人才,三流人才評出四流人才,依此類推。這一規律表明,人才評價并不總能評出和選出真正的人才,甚至,同行評議也不一定會評出、選出真正的優秀人才,關鍵要看“誰來評”“誰來選”,哪個層次的人具有主導權。在一定情況下,如果二流人才或三流人才掌握評價權、選擇權和主導權,那真正的一流人才將被淘汰出局,“劣幣驅逐良幣”將成為一種“標準化”現象,進而導致人才生態的整體衰敗。因此,要選育國際一流人才,最重要的是找到具有國際一流水平的人來評,讓大師甄選大師,讓大師培育大師。

        結語

        當前,我國人才工作已經站在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面對建設世界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的新指向新愿景,我國人才強國戰略結構正在發生重大變革。我們要以更大勇氣、更強魄力和更實舉措,對標國際一流標準,打造一流人才生態,走出一條以人才引領驅動中國式現代化的成功發展之路。未來一段時期,是中國建成世界人才強國的攻堅期、加速期、沖刺期,承載著人才強國戰略實施以來“一棒接一棒”的殷殷囑托,為建成“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世界主要人才中心凝心聚力繪新圖、接續奮斗開新局。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需要我們圍繞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建設,在培養、引進和使用國際頂尖人才上有所突破;在提升人才高地人才平臺國際化能級上有所突破;在建設國家戰略人才力量和創新賦能上有所突破;在推動高校院所人事人才制度改革上有所突破;在破解一系列“卡脖子”技術人才隊伍建設上有所突破,以戰略支點競爭力、雁陣結構競爭力、戰略力量競爭力、人才制度競爭力贏得國家人才發展競爭力,以點上突破帶動產生人才“聚變”、“裂變”和全局反應,進一步形成人才國際競爭比較優勢,走出一條具有先進性、科學性、創新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才強國之路。

        (本文系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關鍵問題研究”的階段性成果,項目編號:22ZDA037)

        注釋

        [1][8]習近平:《深入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 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求是》,2021年第24期。

        [2]《我國科技人力資源總量超1.1億人 規模繼續保持世界第一》,2022年6月27日,https://tech.chinadaily.com.cn/a/202206/27/WS62b92958a3101c3ee7adcd03.html。

        [3]《科技部:我國研發人員總量多年保持世界首位》,2023年2月24日,https://www.chinanews.com.cn/cj/2023/02-24/9959795.shtml。

        [4]《教育部:全國擁有大學文化程度的人口超過2.18億》,2022年9月27日,http://www.moe.gov.cn/fbh/live/2022/54875/mtbd/202209/t20220927_665362.html。

        [5]《2021年全國教育事業統計主要結果》,2022年3月1日,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2203/t20220301_603262.html。

        [6]《2022年我國研發經費投入突破3萬億元 創新型國家建設獲有力支撐》,2023年9月19日,https://www.gov.cn/lianbo/bumen/202309/content_6904836.htm。

        [7]《1169位內地學者入選!2022年全球高被引科學家名單出爐!》,2022年11月15日,https://new.qq.com/rain/a/20221115A0A4TT00。

        [9][14]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國人才資源統計報告》,北京:黨建讀物出版社,2018年。

        [10]

        孫銳

        :《邁入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實施新征程》,《中國社會科學報》,2023年1月17日,第1版。

        [11]孫銳:《構建支撐創新驅動的國家人才優先發展戰略體系——探尋習近平總書記人才戰略思想》,《中國人才》,2018年第6期。

        [12]孫銳:《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演化脈絡、理論意涵與工作重點》,《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22年第9下期。

        [13]中共中央組織部人才工作局:《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學習輔導百問》,北京:黨建讀物出版社,2010年。

        [15][16]孫銳:《建設新時代人才強國:面向高質量發展的人才工作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23年,第195、3頁。

        [17]王通訊:《五大維度把脈人才工作創新》,《光明日報》,2016年12月13日,第16版。

        [18]劉益東:《打造以一流人才為中心的卓越科研體系——關于設立基礎研究特區的建議與思考》,《國家治理》,2022年第3期。

        責 編∕桂 琰

        Construct a New Talent Propelled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Strategy Pattern

        Sun Rui

        Abstract: Chinese modernization is the moderation that is not only promoted by innovation, developed in high quality, but also led and supported by talents. Putting the section on "a Strong Workforce for the Modernization Drive" front and center position in the Report to the 20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 CPC puts forward an overall planning of educ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hich centers on rapid construction of a major world center of talent and innovation, with such series of new thoughts, proposals, requirements and deployments as "relying on talent to pioneer and propel development", "producing first-class innovators", "cultivating talent for the Party and the country", and "making concerted efforts to cultivate talented people in all fields", thus has upgraded China's national strategic talent reserve. Moreover, the CPC has written "attracting the brightest minds from all over" and "giving full play to the role of talent as the first resource" into the Amendment to the Party Constitution, which marks the significant position elevation, goal clarity and focus, and focus optimization as well for Chinese talent strategy. Therefore, China has ushered into a new journey where talents pioneer and propel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Keywords: the workforce development strategy, talent to pioneer and propel development, talent management

        孫銳,中國人事科學研究院人才理論與技術研究室主任、研究員。研究方向為人才戰略與政策。主要著作有《建設新時代人才強國——面向高質量發展的人才工作研究》、《人才發展治理體系研究》(合著)、《人才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案例研究》(合著)等。

        [責任編輯:肖晗題]
        色色综合网|久热国产|偷老熟妇和小XXXX视频|天天草夜夜草

          <nav id="dnh2h"></nav>
          <menu id="dnh2h"></menu>

            <nav id="dnh2h"></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