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yrww9"><track id="yrww9"><video id="yrww9"></video></track></dd>

<th id="yrww9"><big id="yrww9"></big></th>
  • <em id="yrww9"></em>
    <button id="yrww9"><acronym id="yrww9"><u id="yrww9"></u></acronym></button>
    <li id="yrww9"></li>

  • <rp id="yrww9"></rp>

  •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 > 讀書 > 正文

    《認知陷阱》:偏愛故事?你我常犯的6個思維錯誤

    《認知陷阱:人們常犯的6個思維錯誤》 托馬斯·基達 著 慕蘭 孫靜波 張嘉芮 譯 中國工信出版集團 人民郵電出版社

    在每天的生活中,我們會做出很多明智的決定,否則我們便無法生存。然而,我們也會犯下很多錯誤,錯誤的信念與決策不僅會影響個人的日常生活,還會影響重大的社會決策,這些決策進而會影響所有的人。

    那么,為什么我們會成為錯誤思維的犧牲品呢?是我們太愚蠢嗎?當然不是!在思考和決策的過程中,任何人都會犯下本書所討論的各種錯誤,包括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士。此外,還有兩個最基本的原因。第一,我們往往會自然而然地以錯誤的方式去尋找和評估證據。第二,批判性思維和決策制定技能可以抑制人類犯錯的天性,但通常學校都不教授這些思維和技能。然而,正是這樣的訓練才能培養我們的批判性思維和決策制定技能,并讓這些思維和技能在我們的生活中發揮重大作用。在此,我將主要觀點精煉為六點,即人類認知的六個陷阱。

    偏愛故事勝于數據。故事總是精彩的。精彩的故事不僅可以增添我們生活的樂趣,還可以激發我們的想象力,更能深深地打動我們。人是社會性動物,所以我們對別人的故事特別感興趣。然而,僅僅依靠故事來形成信念并做出決策可能會讓我們步入歧途。原因何在?因為這意味著我們會忽略其他更有用的信息。

    尋求印證自己的想法。如果你相信通靈者可以預測未來,是否會對他們為數不多的幾次正確預測記憶猶新,轉而忘記那些錯誤的預測?事實證明,這就是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天生偏愛使用“印證自己的想法”這一決策策略,即格外看重支持自己的信念和期望的信息,或是自己情有獨鐘的信息,而對那些與自己信念相左的信息不屑一顧。事實上,我們總是記住成功而忘記失敗。人們偏愛印證自己想法的那些證據,這樣的天性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即便對并不篤信或強烈期待的事物,我們也會不遺余力地去尋求支持性的證據。

    忽略機緣巧合的作用。人類生來喜歡刨根問底——與生俱來就有一種根深蒂固的欲望去發現世界存在的因果關系。這種尋根溯源的欲望很可能源于人類的進化發展。在早期人類社會,那些發現事物因果關系的祖先不僅幸存了下來,還將這種基因世代相傳。這種尋根溯源的偏好通常對我們很有幫助。但問題是,這種偏好在我們的認知結構和思考過程中占據了主導地位,以至于被我們過度應用了。所以,往往我們看到的事情的“因”,其實只是單純的機緣巧合。

    錯誤感知世界。我們喜歡認為自己感知到的就是世界的本來面目,我們總是聽到人們說“我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然而,我們的感官也會受到蒙騙。有時候,問題本身就在于選擇性地進行感知,某些東西我們沒有看到是因為我們的注意力不在那里。在另一些情形下則恰恰相反,我們看到的東西其實并不存在。在人類認知世界的過程中,有兩大因素會產生非同一般的影響,那就是期望與欲望,即我們期待和想要看到什么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我們的認知。假設我們正在看一場足球賽,我們喜歡的球隊正在與勁敵角逐。那么,我們注意到對方球隊犯規的次數很可能會多于自己喜歡的球隊。當然,對方球隊的支持者也會認為我們喜歡的球隊犯規次數更多。這正是“心有所想,目有所見”。

    過度簡化思維。生活如同一團亂麻,日復一日,我們需要處理的事情千頭萬緒,在進行決策的時候亦是如此。為了避免陷入“分析癱瘓”的窘境,我們會采取很多簡化策略。假設你去看醫生并且進行了一項病毒測試,測試結果呈陽性——這說明你感染了病毒!你應當有多擔心呢?醫生告訴你說:“當一個人確實感染了這種病毒時,這項測試的準確率是100%;但如果一個人并未感染這種病毒,也會有5%的概率被測出陽性。”與此同時,你還聽說大約每 500人就有1人感染這種病毒。因此,如果你的測試結果顯示陽性,那么你感染病毒的概率究竟是多少呢?多數人會說大約是95%。但事實上,正確答案是4%!正如我們將在本書中看到的那樣,使用簡化策略會導致我們忽略至關重要的信息,進而致使我們的判斷出現嚴重錯誤。

    存在錯誤記憶。實際上,人們的記憶不是對過往經歷回放的快照,恰恰相反,記憶是可以被建構的。當前的信念、期望、環境,甚至是暗示性的問題都能影響我們對過去的記憶。更準確地說,記憶是對過去的重構——隨著每一次重構,記憶會離真相越來越遠。因此,即使我們確信記憶并未改變,它還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而這些記憶對我們的信念建構和決策制定影響巨大。

    (作者為美國馬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伊森堡管理學院教授)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托馬斯·基達

    [責任編輯:王爽]
    色色综合网|久热国产|偷老熟妇和小XXXX视频|天天草夜夜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