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yrww9"><track id="yrww9"><video id="yrww9"></video></track></dd>

<th id="yrww9"><big id="yrww9"></big></th>
  • <em id="yrww9"></em>
    <button id="yrww9"><acronym id="yrww9"><u id="yrww9"></u></acronym></button>
    <li id="yrww9"></li>

  • <rp id="yrww9"></rp>

  •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 > 思想理論 > 深度原創 > 正文

    科學把握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著力點

    作者:貴州大學傳媒學院副院長、貴州基層社會治理創新高端智庫研究員 唐 娟

    國際傳播深刻影響著國家形象的塑造。作為國家軟實力的體現,國家形象被視為一個國家的外部公眾和內部公眾對國家本身、國家行為、國家的各項活動及其成果所給予的總的評價和認定。講好地方故事對于國家形象塑造與國際傳播具有重要意義,也肩負著向世界展示豐富多彩、生動立體的中國形象的重要職責。因此,把握當前國際傳播規律,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全面提升國際傳播效能,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成為一項重要使命。

    加快構建中國話語和中國敘事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加快構建中國話語和中國敘事體系,用中國理論闡釋中國實踐,用中國實踐升華中國理論,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疇、新表述,更加充分、更加鮮明地展現中國故事及其背后的思想力量和精神力量。”國際傳播依托相互獨立又多元互動的傳播主體來完成,形成多主體、多層次、多維度的國際傳播體系,提升中國國家形象和軟實力。在國際傳播視閾中,“地方”既是國家行政體制和行政層級管理結構的次級行政單元,又是被賦予特定意義的地理位置和物理空間,不僅包括地方媒體,還包括其他外宣機構,例如省級、市級、縣級主流媒體。地方媒體在整個傳播格局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值得重視。其不僅是重大時政新聞社會反應的神經末梢,還是重大時政新聞社會反響和群眾反響的第一收集渠道。需要充分發揮其貼近群眾、貼近實際、貼近生活的優勢,突出故事的活力和溫度。與此同時,加快構建中國話語和中國敘事體系,需要注重提煉和宣介展現中國精神的標識性概念,善于運用既反映中國人思維方式特點、又易于為國際社會所理解的話語,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變的時代背景下,面對紛繁復雜、充滿挑戰的國際新聞輿論場,講好中國故事,方法技巧固然重要,關鍵還在于“講什么”。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增強中華文明傳播力影響力,要在傳播內容上圍繞中華文化深耕細作。無論是傳播力和影響力甚廣的云南“大象北遷”,還是“沉睡數千年,一醒驚世人”的三星堆文物,具體真實的人、事、物生動地講述著地方故事,充分展現了中國故事的豐富內涵。

    在全面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建設、推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歷史進程中,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創造了世所罕見的經濟快速發展奇跡和社會長期穩定奇跡,既造福中國人民,又為促進全人類共同發展提供了中國方案,這也是塑造豐富多彩、生動立體的中國形象的資源寶庫。既要通過中國實踐寫好國際傳播“文章”;也要善于講好中國發展“故事”,挖掘具有世界意義和人類價值的敘事,增強對外傳播的自塑能力。

    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地方探索

    在積極構建多主體、立體化大外宣格局背景下,各地緊緊圍繞不同時期的國際形勢變化與國家戰略調整,展開各具特色的國際傳播地方實踐。

    以節事活動為載體。城市是傳媒資源的富集地,近年來奧運會、世博會、亞運會等一系列大型國際節事活動的舉行,給城市形象及文化的國際傳播帶來了寶貴歷史機遇,是讓世界更好認識中國、了解中國的重要途徑。近年來,各地在圍繞國際節事活動推動城市形象傳播、著力提高國際傳播影響力方面,作出了諸多有益探索。例如,借助奧運會的廣闊平臺,北京成功塑造了“雙奧之城”的形象,展現了作為中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首都魅力。同樣,通過舉辦亞運會,杭州開展了一系列對外傳播活動,極大地提升了其作為“歷史文化名城、創新活力之城、生態文明之都”的海外美譽度。

    以平臺建設為基礎。近年來,黨中央不斷加強改善重點媒體的基礎設施、技術手段、采編能力,帶動各地以主流媒體為中心的多樣化的國際傳播平臺建設。各省區把平臺建設作為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著力點,將“借船出海”與“造船出海”結合起來,擴大對外傳播覆蓋面與到達率,積極爭取國際輿論話語權,破解國際傳播中“卡嗓子”的問題。例如,廣西北部灣之聲使用英語、泰語、越南語、廣州話、普通話進行信息傳播;云南瀾湄國際衛視成功入網泰國、老撾、柬埔寨和緬甸北部,覆蓋人口眾多;《浙江日報》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媒體合作出版《今日浙江》專版、開設新媒體專題專欄等。

    以體系構建為重點。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加強和改進國際傳播工作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作出一系列新的重大部署,為做好國際傳播工作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各地將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納入地方宣傳工作重點任務,通過整合傳播資源、調整機構設置等方式,推動地方國際傳播能力建設邁上新臺階。各省區市以建立省級國際傳播中心為突破口,優化地方國際傳播格局。例如,海南省立足自由貿易港的區位優勢,通過報臺跨媒體融合,充分整合優質傳播資源,初步構建起以海南自由貿易港“333”國際傳播體系——造好自主發聲“三大平臺”、用好借嘴發聲“三大渠道”、建好對外發聲“三大支撐”;云南成立南亞東南亞區域國際傳播中心,在紅河、德宏、普洱等多地設立分中心,打造“111238”立體化對外傳播體系。

    以路徑創新賦能新時代國際傳播

    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促進文明交流互鑒,是不斷增強中華文明傳播力影響力、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重要途徑,也是推進文化自信自強、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必然要求。新時代新征程,我們要堅持思想引領,推動創新發展,全面提升國際傳播效能,更加積極主動地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營造有利外部輿論環境,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積極貢獻。

    以品牌傳播增強影響力。國際傳播本質上是一種跨文化交流,因而文化被視為國際傳播的重要內容。中華民族在五千多年綿延不斷的文明發展史中創造了博大精深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獨特的地理環境、人文歷史傳統等造就了不同的地域文化,例如齊魯文化、吳越文化、嶺南文化等。地域文化是地方獨特的符號意義系統,在物質層面包括特定地域人們的語言、飲食、建筑、服飾、器物等;在制度層面包括特定地域人們的禮儀制度、風俗習慣、宗教信仰、文學藝術等;在哲學層面則指特定地域人們的價值取向、審美情趣、群體人格,等等。不同的地方具有不同的文化資源稟賦,地域文化的差異性和多樣性是地方做好國際傳播工作的獨特優勢,需要將地方文化資源優勢轉化為國際傳播資源優勢。一是打造獨特的地域文化品牌,借助品牌傳播理念,因地制宜,充分挖掘、整理和利用地域文化資源,對各地域文化的精神內核作進一步提煉,進行品牌規劃,培植凸顯地方特質的文化品牌。二是加強對地域文化精神的發掘闡釋,制作富有地域文化特色的國際傳播內容,發揮品牌傳播效應。

    以情感傳播提升共情力。國際傳播既是一個信息交換的過程,也是一個溝通與對話的過程。在面對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國家的受眾時,能否凝聚共識、引發共鳴,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國際傳播的廣泛性與有效性。共同價值是各國人民在交往、互動中形成共識與認同的基礎,也是提升國際傳播效能的前提條件。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是開展國際傳播的“最大公約數”。全人類共同價值承認世界文明多樣性、超越“文明優越論”“文明沖突論”等西方范式,既展示出中國發展實踐的世界意義,又闡釋回應世界關切的中國觀點。對于地方國際傳播主體而言,需要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語境下,依托中國發展的生動實踐,立足五千多年中華文明,全面闡釋我國的發展成就,運用新概念、新范疇、新表述闡釋人類共同價值,提升中國主張、中國智慧、中國方案的世界影響力。不僅要深入挖掘地方故事中符合全人類共同價值的內容,還要重視情感的傳遞,以情感的互通消解文化隔閡。例如,匠人博主阿木爺爺的“出圈”,就是因其短視頻作品以平凡勞動者的視角講故事,在展現傳統技藝的同時傳遞著全人類共通共享的價值理念,從而引發受眾共情。

    以精準傳播提升傳播效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采用貼近不同區域、不同國家、不同群體受眾的精準傳播方式,推進中國故事和中國聲音的全球化表達、區域化表達、分眾化表達,增強國際傳播的親和力和實效性。”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對周邊外交的重視程度不斷提升,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路和新設計,尤其是“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念與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為面向周邊國家的國際傳播提供了行動指南。周邊國家與中國地緣相鄰、人緣相親、文化相近、交流密切,國際傳播內容的受眾接受程度相對較高。因此,地方傳播主體一方面需要全力配合國家重大外交戰略和外交行動,在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積極開展對周邊國家的文化交流與傳播活動,將“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融入到中國故事中;另一方面,根據不同的地理區位確定國際傳播的重點對象區域,如廣西—東盟,吉林—東北亞等,深入研究對象區域內不同國別、不同民族受眾的文化背景、價值取向、風俗習慣,制定一套精準傳播策略,實現受眾定位精準、話語表達精準。

    以協同傳播優化傳播格局。國際傳播是一項系統工程,地方國際傳播能力建設需要與特定地區發展的基礎條件相適應。一是上下聯動。地方國際傳播主體,尤其是“一報兩臺一網”需要發揮在國際傳播體系中的基礎性作用,主動加強與中央媒體及外宣機構的對接,為中央媒體供給更多精彩的優質內容,同時積極聯動地市級媒體和縣級融媒體中心,延伸內容生產的觸角。二是區域合作。地方國際傳播主體之間需要加強合作,一些有資源優勢的地區,如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地區等可通過建立有效的聯動機制,打造區域國際傳播共同體,發揮各自優勢,形成“合唱”。三是內外協同。借助“一帶一路”新聞合作聯盟、世界媒體峰會等平臺,協同國際主流媒體、海外華文媒體,跨越文化壁壘,促進民心相通。

    [責任編輯:周艷]
    色色综合网|久热国产|偷老熟妇和小XXXX视频|天天草夜夜草